唯檩熙

不知名写手。盗笔杂食主义者。除了客丧和瓶邪会放在微博,其他cp文请见LOFER。飙车请见微博@唯檩熙

七夕活动    客丧篇

        “好歹是我们一起过的第一个七夕节。”张海客穿好运动鞋,一边打开门一边安抚身后的刘丧:“七夕节不去迪士尼去哪?再说你留在香港这么多天,除了吃吃吃买买买,总要看看别的吧。”
      刘丧蹙着眉:“两个大老爷们去什么游乐园啊?还七夕节。”他嘴上虽然抱怨,但还是乖乖的出了门。游乐园有什么好玩的?还不如待在家里干点实事呢。——半小时后,坐在过山车上的刘丧,突然有点后悔刚刚的想法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哦哦哦哦!”妈的居然有点好玩!刘丧的身体随着过山车的后退倾斜下来,这肯定不如在墓里惊险,但这种确保安全的失重感令他感到放松。他渐渐感觉到这种游乐设施的有趣,刘丧斜斜眼,看到一脸云淡风轻宛如玩的是老年健身器材的张海客,还是决定矜持一点,不要太破坏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样?好玩吗?”张海客解开自己腰上的安全扣,翻身下了座椅。“喔,还不赖。”刘丧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再玩一次,他回头看了看过山车,旁边有不少孩子被刚刚突然蹦出来的黑熊吓到大声哭泣。刘丧有些奇怪,哭什么,不好玩吗?
          接下来又坐了好几个不同的过山车,刘丧最喜欢的是“飞跃太空山”,他坐在车上,看着各种星球,即使知道那是假的,还是难免有些小兴奋。这个年纪的男孩子,对于这些东西总是怀有好奇和喜欢的。即使是刘丧也不例外。太堕落了,刘丧心想,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堕落至此,他看了看周围一水的姑娘和小孩儿,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幼稚了。
        张海客的手勾着他的胳膊,就在星球的光芒照不到的黑暗里。
     老不正经。刘丧的脸还是有些发烫。偶尔来一次,好像也不是不行。
       天渐渐的暗下去,香港的夜,游乐园里也到处可见霓虹灯闪烁。好像天上的星星坠落凡间,染上烟火气息。刘丧就站在灯光中心看着这美丽的,和他曾经毫无关系的小世界,平日里空洞的眼睛溢满了光彩。他悄悄的把自己的手插到张海客的口袋里,拉着他往前走。
         刘丧听到张海客在笑。刘丧听到自己也在笑。真是的,有什么好笑的,全是给小孩玩的游乐设施,每一个项目光排队就要排两小时以上。但他们还是觉得很好。有你在,真好。刘丧不介意幼稚一次,他知道那是张海客,所以没关系。他愿意让张海客看到自己的全部,包括他自己也不知道的那一部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走吧。”张海客笑:“烟火表演要开始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刘丧其实是不喜欢烟火的。爆炸声对他敏感的听力只是一种刺激而已。好看吗?也不那么好看吧。转瞬即逝的东西,有什么好?
          但此刻是不同的。烟花在空中绽开,一朵接着一朵,目不暇接,紫黑的夜月里,繁花锦簇,美不胜收。张海客和刘丧远远的看着,离那些挤在前面的游客拉开很大一段距离。
          刘丧偏头,张海客的脸在灯光和烟花碎裂的光芒里朦胧。他附上他的耳朵,红着两颊悄悄地说了一句话。
         张海客应当没有听到吧。毕竟周围这么吵。于是刘丧专心欣赏起烟花来,他看到最后一束金黄和绯红的烟火交织,直穿云霄,哗啦哗啦的声音一阵阵传来。张海客更加靠近刘丧,在烟火声中叫他的名字。
       他说话了。他说的什么?   —— 他说:我也是。
      烟火的光辉映着他们的脸。刘丧的眼睛里闪烁着星星那样,比刚刚的烟火还要绚烂。
        张海客笑着摸摸他的头:“七夕节快乐,小朋友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