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不知名写手。盗笔杂食主义者。除了客丧和瓶邪会放在微博,其他cp文请见LOFER。飙车请见微博@唯檩熙

中央的爱

“好的,我看到目标了。”刘丧站在电话亭里,透过玻璃看着那个身材修长的男人,他对着电话讲:“放心,今天一定把资料拿到手。”
       刘丧挂了电话,尾随男人进了一条黑漆漆的巷子,但是男人的身影一闪而过,转眼消失不见。去哪儿了?刘丧有些奇怪,如果他逃走了或者发现自己了,那自己的耳朵应该会听到什么才对。他对自己的听力有绝对的自信。但是没有。刘丧什么也没听见,男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,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嘿,小朋友。”刘丧后背一紧——有人在他身后拍他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怎么可能?他怎么可能什么也没听见。刘丧紧张起来,冷汗流过他的脖子,身后的人居然还贴心的用手帮他擦了一下汗。
      他听见那人说:“你跟了我这么久,有什么目的。”他笑嘻嘻的说:“可别告诉我你是暗恋我。”刘丧尽可能让自己冷静,然而他的心脏一直砰砰直跳。他咽了一口唾沫,强行扯出一个笑:“前辈您猜对了。我就是暗恋您。”“哦?”男人显然不相信他的鬼扯,他也不知从那里找来一根绳子,一边捆起刘丧的手脚,一边继续搭腔:“要是看上这张脸就算了,我自己可不喜欢这张脸。”他捆完,走到刘丧旁边,在刘丧耳边轻轻说:“要是爱慕才华我还可以考虑一下。”男人说着把刘丧托到有光的地方,上下打量他:“长得倒可以。这么年轻干什么不好,非要挟持政府人员。”男人摸摸自己的下巴:“说吧,受谁挑唆了?”刘丧抿着嘴不看他。男人瞧见他这副倔模样,只好扬了扬眉毛说:“行。从这说也不好,我带你回去,你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 刘丧以为男人要把自己带到协会审讯,他已经做好打死也不说的准备了,没想到他只是把自己带到了一所公寓里——准确说,是男人的家。

      男人把刘丧扶到沙发上,自己则坐到他旁边,问:“你先说还是我先说?”刘丧抬头疑惑地看看他。男人沉默三秒,清清嗓子,开始讲话了:“好。那我先说。我,张海客,男,身高181公分,体重…体重是男人的秘密,今年35岁,大龄未婚青年,隶属于中央司法部门,同时是张家特别行动组分组队长,掌握一份中央大型秘密计划成员名单。”他托着腮看着刘丧:“虽然估计你都知道了。”张海客眨眨眼:“你呢,是刘丧,九零后,听力极好,任何风吹草动都躲不过你的耳朵,虽然是新人,但训练成绩非常好,所以你的师傅才会派你出来。”刘丧的表情终于动了动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。”张海客笑了:“小朋友,全世界都知道了。你师傅就是这么忽悠你的是不是?你要伏击我的计划我们小组提前三天收到了消息,他只是想要把你抛出来当诱饵而已,根本无所谓你的死活。他是不是还告诉如果遇到问题,很快会遣人来救你?人呢?”刘丧咬牙切齿,很想使劲反驳一下,但最终还是如同一个被戳破的皮球那样泄了气,他小声的说:“那我能怎么办,忤逆师傅?我不做,就会死。谁会救我?”他无神的眼睛里透着绝望:“你想怎样就怎样吧。”
     张海客摇摇头:“别这么悲观嘛,小伙子。我可以放过你,但是在完成计划的这段时间里,你必须跟着我。这期间就作为你的考察期,怎么样?”刘丧错愕的看着他:“可是我要做什么?就跟着你而已?”张海客亲切地说:“对。你什么也不用做。而且刚刚你不是说了吗?暗恋我是吗?我这个人一向有成人之美。批准了。”“啊?”刘丧懵在原地,感觉到额头被对方的嘴唇碰了一下。他听见张海客又笑着说:“别怕。就是让你感受感受来自中央的爱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