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不知名写手。盗笔杂食主义者。除了客丧和瓶邪会放在微博,其他cp文请见LOFER。飙车请见微博@唯檩熙

执念

簇邪

       “吴邪,”青年把手里的烟狠狠掐灭,他的太阳穴处青劲爆起:“你他妈什么也不知道!你是不是以为你只要一走了之就行?你怎么敢?你凭什么?”
     吴邪的左手插在棕色休闲裤里,打量着眼前的震怒的青年。

         转眼都长那么大了。曾经的少年也变成了眼前的青年,面部轮廓更加明朗,身板也更直挺,肩膀也宽阔了许多。
     “你成熟了很多,各方面都是。”吴邪伸出右手,捏捏自己左边的肩膀,不断活动着左臂:“我老了,黎簇。半截身子入了土的年纪。四十岁了,不惑之年,我很清自己想要什么,还能做什么。”他眼睛里带一点笑盈盈:“你不一样,你还年轻。”吴邪看着黎簇,感觉到无端的衰老。他一直怀着乐观的心态,这使他看起来很年轻。可是只有吴邪自己知道,他渐渐的在老去。不可逆转。
      ——生老病死,人之常情。他看得很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看着黎簇锋芒毕露的样子,总感觉和十年前的自己很像。
     其实是很不一样的,吴邪从来不会再别人面前显露出来自己的獠牙。“吴家人都擅长扮猪吃老虎。”很多年前的这句话,居然一语成谶。
      他的年龄比黎簇大一倍,从他的角度看,黎簇还是个孩子,年轻,机灵,脾气暴躁。可是他依然在很多方面强过二十年前的自己。吴邪感到抱歉,他本来不用这么早踏入成人社会的。但是吴邪从来不后悔。他静静的走近黎簇,抱住了他。吴邪感到黎簇的身体猛地一僵,但是他没有反抗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黎簇。”他开口:“放过我,也放过你自己,不是求你,而是在劝你。不要太执着于某些事情了,很多事情不是你所能承受的,你不要重蹈我的覆辙。”他松开怀抱,点了一根烟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 黎簇一下抓住他的手,把吴邪的烟打掉在地上,他凑近吴邪的耳朵,看起来就像在背后拥抱吴邪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后悔吗?”黎簇幽幽地开了口,吴邪听出他压抑着暴怒。黎簇继续说:“你不后悔。”他笃定:“吴邪。你追逐他,用了十年。”吴邪知道他指的是谁。“他是你的执念。他们是你的执念。那些未完成的事情…都是你的执念。”黎簇的声音颤抖起来,口气依然很平静,说的话却更加接近质问:“你有那么多执念,这些执念都是你的联系和牵绊。为什么?为什么…就不能算我一个?”黎簇真的抱住了他,脑袋靠在吴邪的颈窝里。
       反正吴邪就要走了。就一会儿。就这一回。

      他黎簇就矫情这么一次。为了吴邪。为了他的执念 。

       黎簇咽了一口唾沫,声音不再颤抖,他笑起来,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而笑,他握住吴邪的手:“你可以为了你的执念等待十年,付出代价。我也可以。”他听着吴邪的呼吸声,平静又骄傲地说:“吴邪,我可以比你还勇敢。我什么也没有,孑然一身,我所有的时间都可以赌上。”吴邪捏捏他的手心,安慰一个孩子那样:“不值得。”“你不是我。”黎簇更加用力的抱住他,又小心翼翼,笨拙地如同新生婴儿想留住唯一的依靠。
        他低着眼睛,视线打在吴邪的后颈上:“我说值得就值得。为了我的执念,值得。”后面还有一句“为了你,值得。”黎簇没有说 ,男人之间,意思到了就行。他觉得吴邪懂。不懂也没关系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的眼眸暗了暗。 总有一天。黎簇想。

建议配合BGM《空窗》辛晓琪     不太满意,可能会修改。

评论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