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不知名写手。盗笔杂食主义者。除了客丧和瓶邪会放在微博,其他cp文请见LOFER。飙车请见微博@唯檩熙

张海客的厨艺是很不错的。刘丧一边擦嘴一边想。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张家自带贤妻天赋,从偶像到张海客,料理家务方面都是又快又好。刘丧待在香港的这些天,饭不做,碗不刷,地不扫,衣服不洗,一度十分堕落。对于刘丧这种人来说,过度平稳的日常生活反而会使他觉得不安。他不喜欢被豢养的感觉,即使他知道张海客的本意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 那至少让他帮帮家务吧?原来他要伺候师傅,什么不要干?刘丧只能什么都会干,而且要做得好,才能使他的日子好过一点。真的要说起家务,张海客不一定比自己做得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愿意做便做吧,年轻人多活动活动也好。”张海客把拖把递给刘丧:“只是厨房还是交给我。”刘丧听了有些不高兴,还没说话,就被张海客拍拍头:“就当给我个机会,让我锻炼锻炼厨艺了。我上海菜做的不好。”
     “乱讲!”刘丧看向他,怒道:“谁敢讲你做的不好吃?”张海客一怔,笑起来:“放心,别人说不好吃我也不信,好不好吃,标准你决定。”

我那么高产,却没有几个喜欢,感觉很难过,有种自己特别廉价劳动力的feel…

评论(7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