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不知名写手,盗笔杂食主义者。特别喜欢海客大伯。微博@唯檩熙

小甜饼 味道一般般

黑邪

      “你那时候为什么答应收我为徒了?”吴邪躺在摇椅上,看着吃着苹果的黑瞎子突然发问。
    “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,怎么突然想起来提?”黑瞎子拿起一个苹果递给他,吴邪接过来啃了一口:“我其实一直想问,但总没问出口过。年轻的时候是怕问出来你会找理由不教我了,年纪大了是觉得问不问无所谓了。有时候一时兴起,又觉得下次问也行。”黑瞎子手里的苹果只剩下一点,他最后咬了一口,把苹果核扔进脚旁的垃圾桶:“那时候我也是鬼迷心窍了。”即使隔着墨镜,吴邪也能看出黑瞎子眼里的笑意,他听见黑瞎子继续说:“一方面是解当家引荐,我总不好推脱,又一个是看你三叔的面子。”一边说他一边拿过吴邪手里的苹果,就着他的齿痕啃下去,他看着吴邪鄙夷的眼神,笑着说你这个是最后一个。
      “你那时候给我留下的印象还不错。”黑瞎子回忆了一下:“总体概括是个有点小聪明,而且长的好看还特别固执的二世祖。”吴邪从他手里抢回那个苹果,自己也吃了一口:“就这样?”他的腮帮子鼓起来,因为咀嚼来回活动,吴邪偏偏头,开玩笑地说:“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我的个人魅力才答应我的呢。”黑瞎子笑起来:“现在是因为个人魅力。我那时候不是有眼不识泰山嘛。”他喝了一口茶,茶是吴邪带来的,上好的雨前龙井。
     “这时候还是喝青茶好。”黑瞎子皱皱眉:“绿茶太凉。”吴邪撇撇嘴:“你以为都和你似得这么讲究?这茶别人想喝我还不给呢。”黑瞎子笑笑,又喝一口润润嗓子,说:“其实那时候我还是不想教你的。你资质太差,入行又太晚,如果不是看你执着,加之背后有人,哪里还肯教你。”“一句话,不要脸加关系硬呗。”吴邪又啃了一口苹果,笑盈盈地看他。黑瞎子也笑,把手搭在他手上摸了两把:“你倒是的确出人意料。各个方面都是,让我十分惊喜。”吴邪直起身来,也把果核扔进垃圾桶,喝了口茶,清清嗓子看着他,笑着不说话。
      “行了,”黑瞎子看看表,已经十点了:“洗洗睡了吧,乖徒儿。”“这么早?”吴邪问:“你什么时候休息时间这么规律了?”“不早不早 。”黑瞎子笑着摇摇头:“照我的速度,算上善后工作,怎么也得凌晨再睡了。”吴邪眨眨眼,装作听不懂的样子,但还是慢悠悠站起来往浴室里走。
     黑瞎子笑着在他后面边走边喊:“走,今天师傅教你开车!睡你麻痹起来嗨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