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不知名写手。盗笔杂食主义者。除了客丧和瓶邪会放在微博,其他cp文请见LOFER。飙车请见微博@唯檩熙

打蟑螂 算是小甜饼吧

花邪 (轻微黑苏)

【必须写在开头的话:这篇文章是花邪和黑苏,不要因为开头就弃文!不存在雷人的NTR!!】

       小花进屋的时候,我整个人还是懵的。
       我感觉不对,小花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的手看?于是我低头,突然感觉自己作得一手好死。
     我的手拍在苏万屁股上。
       事情是这样的。
       “师兄,这里有一只蟑螂!”苏万难以置信地说:“不可能!有钱人的家里怎么会有蟑螂!还居然有鹌鹑蛋大小。”我一下子被他逗笑了:“这里是师嫂十几年前的房产,这么多年了,一直没人住,也没人打扫,估计他自己早就忘记这里了 ,有蟑螂也不奇怪。”我说:“别愣着啊,打死它。”苏万这小子鬼精鬼精的,接着就要撂挑子不干:“凭什么?你是师兄,不应该你打吗?你不知道爱幼吗?”我反驳道:“那你懂不懂尊老?我问你,你和你师傅这几年的房租一直是谁在替你挡?”“反正不是你,是解老板帮我劝的秀秀姐姐!”苏万瞪着我看,我也瞪回去,怎么,要和我比谁眼大?
     “解老板是你师兄我的内人,”我厚着脸皮说:“他挡等于我挡。要不是你师嫂贤惠,你能和黑瞎子好好住到今天吗?怎么了,现在打个蟑螂不行了?”苏万憋了半天,才说:“你用鞋打不就成了?”“好啊,你去拿。”我和苏万眼下都光着脚,鞋放在离这里有大概三百米的玄关。这里我要插播一句题外话:社会主义好!万恶的资本家!
     苏万这边还不死心,刚想说话,就被我堵住:“还是你想用脚踩?”我笑:“这样,你去拿杀虫剂,就在隔壁房间。”我边说着变回头,这时候往墙上一看,那里还有什么蟑螂的影子。我心想完了,我和苏万都没穿鞋,随时有遭到蟑螂攻击的可能。
      我的第一反应,是找楼上的大花。我给他发了条语音,叫他拿着鞋和杀虫剂过来,过了三秒他还没回,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很脑残。我偏头看见苏万站在离门口不到三米的地方。“苏万,”我急了,喊道:“你快去拿杀虫剂。”苏万机灵,我说话的同时就一个箭步冲了出去,不到两秒就拿着两瓶杀虫剂回来了,苏万把一瓶扔给我,这时候,我听见这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,我赶紧顺着声音跑过去,只是没想到苏万和我想到一块去了,他冲着我跑过来,跳到我前面去,眼瞧着两人要撞上了,我刚想止住动作,但是经过多年的训练,身体的反应明显快于意志,为了保护我的头部不受到伤害,我的手向下触去,刚巧苏万半蹲下,于是他喷出杀虫剂的同时,我的手就这样拍在他的屁股上。当时我并没有察觉,只是觉得蟑螂死了,终于死了 。我舒了一口气,下意识往门口看去,小花正左手抱着杀虫剂,右手提着我的鞋,阴沉沉的看过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小花和我实际上是整天乱开玩笑的老夫老妻模式,但是真要在他跟前和别的人有什么亲密接触,我是想也不敢想。
         苏万最后离开的倒安生,临走前还给了我一个“师兄加油”的表情。我心里面要恨死这小子了,心想我怎么也得给黑瞎子发个短信,让他好好治治他这个小徒弟毛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但眼下怎么和小花交代才是最要紧的 。我看向小花,他正眯着眼看着我:“解老板对你好不好?”我赶紧磕头如捣蒜:“好好好,解老板的大恩我海绵宝宝没齿难忘。”他满意的点点头:“知道了?山下的凯伦是老虎。下不为例。”嘎?这就完了?虽然我料定大花是个通情达理的人,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,可还是有点惊讶。老实说,我有点想尝试一下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。
     不过小花这个人,一向不按套路出牌,正当我以为这一篇就这么翻了过去时,他却笑着捏捏我的屁股,咬着我的耳垂说:“不过今天,我也想感受一下打蟑螂的感觉。洗干净脖子等着我。”然后他心满意足的放开我,转身去洗澡。
     我打了一个哆嗦,心想,啊,又是一个难眠之夜。



我自己很喜欢解老板这个梗。再玩一次哈哈哈。对了,解释一下,凯伦是个机器人,是《海绵宝宝》中的痞老板的老婆。这篇里凯伦指的是苏万,你们猜痞老板是谁☆

评论(8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