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不知名写手。盗笔杂食主义者。除了客丧和瓶邪会放在微博,其他cp文请见LOFER。飙车请见微博@唯檩熙

假如他是女孩子「张起灵篇」

【雷性转者慎入。灵感来自于墨影承光太太。一下子居然不知道要写什么cp哈哈哈。本篇涉及黑瓶,邪瓶邪以及客瓶。都是独立小段子。下一个写谁好呀?有想看的人物可以评论告诉我哦。】

     黑瓶
        张起灵脱下她的衣服,血污沾满了她的上半身。她的内衣是黑色的,普通款式,一对雪白的胸脯被裹在里面,随着张起灵的呼吸一起一伏。黑瞎子愣了愣,没想到她会毫不避讳地脱下衣服来 。黑瞎子转过头去,笑起来:“哑巴,你以后脱衣服之前可要提前说。”张起灵疑惑的看看他,然后低下头,自顾自地包扎着伤口。她的后背上有一道口子,要处理起来很不容易。于是张起灵拿起消毒水,准备倒下去,余光不经意瞟见偏着头没有看她的黑瞎子。张起灵想了想,走过去,把消毒水递给他,然后背对着黑瞎子坐下,一双蝴蝶骨冲着他曝露出来,随着她洁白的背部运动从而活动起来,真是如同蝴蝶在灵巧地扇动翅膀。黑瞎子有些懵,心想这姑娘是太信任他还是太不设防,他难得有些迷惑地问:“哑巴,你这是?”“我够不到,你帮我。”他听见坐在他前面的张起灵理所当然的说。

  瓶邪瓶
         “你退后。”张起灵挡在吴邪身前,准备开棺。“哎,别呀姑娘,太危险。这种事情还是让我们这些男的来。”吴邪摸着脖子要阻止她,张起灵回头看他一眼,淡淡道:“你来更危险。”吴邪一下子被堵了回去,只好尴尬的笑笑。“就是,小天真,这种事情让专业人士来。”胖子双手抱胸:“别以为你他娘比人姑娘多二两羁绊就厉害了,我告诉你,术业有专攻。就你那开棺必起尸的体质,你来我们才危险。”“你他娘的少放屁!”吴邪有些脸红,怒道:“我还不是担心姑——你们吗!”“可去你的吧!”王胖子说:“你那点儿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?你蹲下老子都能知道你要拉什么…”“你能不能文明点?别张口屎尿屁?”吴邪斜眼悄悄看看张起灵:“姑娘还在这呢。”王胖子咧嘴笑起来:“你以为人家张姑娘啥也不知道?你别小瞧了人家!是吧,姑娘?”张起灵听见王胖子叫她,于是她停住动作,歪歪头看着他们:“嗯?”
     客瓶
       “族长,回族吧。”张海客微微低下头:“如果您拒绝,我立刻回去,决不再因此事打扰您。”张起灵沉默了一会,拍拍他的肩膀,然后回过身去。张海客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“为什么?”他问:“是因为吴邪吗?如果是因为这个——”“你是你,他是他。这点你最清楚。”张起灵用手抵在他的嘴唇上,张海客能感觉到她指尖微凉的温度。他张开嘴,还想说些什么,但是张海客对上她的目光,墨色的眸子一如既往地如水般平静。只是这次映着他的身影。“我明白了。”最终,张海客一叹息:“那我走了。”他顿了顿,又补充到:“族长保重身体。有事请您随时联系。”

评论(14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