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不知名写手,盗笔杂食主义者。特别喜欢海客大伯。微博@唯檩熙

假如他是女孩子「黑瞎子篇」

【灵感来自于墨影承光太太。必须写在前面的预警:雷性转者慎入。本篇涉及cp黑瓶黑,黑邪黑,花黑。之所以不写all黑是因为前两个段子写的就是互攻,和性别没关系。请一定要看好预警再戳进来,如果出现因为没看预警而犯洁癖的话,我概不负责。】

黑瓶黑

      黑瞎子和张起灵并肩走在漆黑的墓道里,张起灵偏头看看黑瞎子,进来这么久,他的视力早就适应了黑暗。
        张起灵看见黑瞎子穿着夹克,夹克里面套着一件藏蓝的短袖,显然,这件衣服黑瞎子穿着很不合身。短袖的下摆一直到她的胯骨,而肩膀的位置也太过宽大了,这明显是一件男士短袖。
     这件衣服是她下斗的前一天晚上去找张起灵借的。那天晚上已经九点多了,张起灵刚刚洗完澡,突然听见有人敲门,门外传来一个笑嘻嘻的女声。张起灵一边擦着头发,一边开门,不出所料,果然是她。
     黑瞎子裹着浴袍,站在门外,笑道:“晚上好,哑巴。”她问:“我可以进来了?”张起灵沉默着看她,过了一会才点点头。黑瞎子笑着往里走,她的目光落在张起灵的床头,上面放着他的背包:“哟,你带的行李不多啊。”黑瞎子很自然地盘起二郎腿坐在张起灵的床上,她示意他可不可以看他的包,在得到张起灵的默许了之后,黑瞎子才又瞟一眼包里面,内容物只有零零散散的几样东西而已。
      “的确很少。不过我带的也不比你多。”她撩开垂在墨镜前的头发:“今天遇到一个愣头青,硬要摸我大腿,我就冲着他肚子踹了一脚。”说着她无奈地耸耸肩:“现在的年轻人太不经打了,那小伙子愣是吐了血,喷了我一身。裤子倒是搓搓还能穿,不过上衣上的那一块血污可不好处理。这不,只能这么出来啦。”她看看自己身上的浴袍,又笑着仰头看张起灵:“本来是想向你借一件衣服的,看来你也没有。那就算我打扰了。”说着她起身,要往外走。张起灵突然伸手挡住她,说:“有的。”他去浴室里拿出一件短袖,递给黑瞎子:“穿过一次。”然后又说:“你可以洗洗。”黑瞎子一愣,复摇着头笑:“没那么多讲究。哑巴你不嫌弃就好。”她接过来又道了谢,刚要走出门外,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,一顿,回头笑着冲张起灵摆手:“晚安。”
      墓道里面实在是冷,阴风阵阵。他看着走在自己旁边的黑瞎子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       “回去把衣服洗干净了还你。”黑瞎子打断张起灵的思绪:“当然,是在衣服还能穿的情况下。坏了我就买一件赔给你。”张起灵一怔。他没指望她还。一般进了斗的衣服,再出去早就破破烂烂了。张起灵看她一眼,说:“不用还。”“别呀。”黑瞎子笑着拍拍他的肩:“老话说得好:“有借有还,再借不难”嘛。”
      再借?张起灵难得一懵。他寻思了一下,接道:“不还借给你也行。”这次是黑瞎子懵了,她急忙说:“我不是那个意…”黑瞎子又想了想,还是憋回了反驳的话,她舒了一口气,又笑起来: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
黑邪黑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他妈不是个女人吗?哪儿来的这么大力气?”吴邪揉着自己满头的包,哀怨地看向黑瞎子:“你能不能轻点?”“不能。”黑瞎子抿了一口茶:“我说了,如果你坚持不下来,随时可以结束。实际上我也不愿意教你。再说等到你的计划实施,你总不能要求他们怜香惜玉吧?”吴邪听了,只好叹了口气,说:“好吧。”
     他知道,抱怨只能使自己的内心更加焦虑,而黑瞎子并不会因此而减轻力道。如果因此而让黑瞎子完全失去兴趣,她很有可能放弃教自己这个刚认下的徒弟。
      黑瞎子看着低头思考的吴邪,突然笑起来,她抬手摸摸他的脸:“你长的还不错,何苦要入这一行呢?”吴邪一下子被吓了一跳,他一个踉跄,护住胸:“干嘛!怎么还耍流氓呢?”黑瞎子被他逗笑了:“你有什么好让我耍流氓的?就算要耍,检查你关节粘连程度的时候也都耍过了。”吴邪想了想,靠,还真是。
      他红了红脸,清清嗓子:“那什么,虽然你也算星级美女,但是还是事先说清楚,不能劫色。”“你想的真多。”黑瞎子嘴角动了动,又笑起来,她一点点逼近吴邪:“不过你刚刚说什么?星级美女?那我是几星?”吴邪一下子被定在原地,躲也不是,不躲也不是,他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黑瞎子,因为刚刚的问题而陷入混乱。
       说起来,黑瞎子也是曲线玲珑,即使穿着不修身的衣服也掩饰不住她的好身材。而且长得也不错,声音还好听,肯定是五星…
     “操!”吴邪被突如其来的一脚踹了出去,立马被打断思绪,脑子里一片空白,除了疼和懵逼,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。
         黑瞎子站定,面无表情地看着三米外的吴邪:“这次警惕性降到零用了一分零三秒。比上次长了一点。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弱鸡一只,太差!再来。”

花黑

       黑瞎子靠在墙边抽烟,烟雾弥漫在她的手腕左右。她看见解雨臣走过来,顺势倚在她旁边,还掐了自己的烟。
      解雨臣对她说:“少抽烟。”过了一会,又补充说:“对嗓子不好。”黑瞎子乐了:“我又不用唱戏。”“你不是学音乐吗?你这么天天抽烟,当时教你的教授会哭的。”解雨臣把烟扔到旁边的垃圾桶上,回头看她:“反正我也不会每时每刻都盯着你。但最起码我在你跟前的时候,你不能抽。”黑瞎子哈哈笑了出来:“你这算掩耳盗铃吗?你不怕我趁你不在抽得更多?”解雨臣咪咪眼,笑说:“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”他任由黑瞎子把手肘压在自己肩膀上:“再说同样的时间内,你想抽得更多,只能一次多抽几根。海事你要把烟当象牙,一边一个?还是要“犬牙差互”?”黑瞎子笑得更大声了,她用另一只手推推他:“你说谁是狗?”“反正不是我。”解雨臣挑挑眉,望着她的脸。
      他啧了一声,摘下她的墨镜,一双略带笑意的清丽眉眼展露在他面前。解雨臣满意地点点头:“还是这样好看。”“怎么?我带墨镜就不好看了?”黑瞎子眼中的笑意更盛,却说:“你可让我伤心死了。”解雨臣的手拂过她的眼睑,他也笑起来:“也好看。只是我觉得能把墨镜戴的那么好看的,只有你这一张脸而已。故而更喜欢你不带修饰的样子。”黑瞎子勾起嘴角,手指碰碰他的手:“还是解当家擅长油嘴滑舌。”解雨臣反握住她的手,笑道:“哪里是油嘴滑舌,这叫陈述事实。你要是愿意当情话,我也乐意。”

没来得及校对,身体不太舒服,先休息了。明天再修吧。感谢阅读。爱你们♡

评论(7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