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不知名写手,盗笔杂食主义者。特别喜欢海客大伯。微博@唯檩熙

假如他是女孩子「吴邪篇」

【灵感来自于墨影承光太太。必须写在前面的预警:雷性转者慎入。本篇涉及cp瓶邪,黑邪,花邪,簇邪簇,都是独立小段子。因为第一个cp的缘故,没有打all邪。反正tag我一定会标。以及互攻就是互攻,和性别没关系。请一定要看好预警再戳进来,如果出现因为没看预警而犯洁癖的话,我概不负责。感谢阅读。】

瓶邪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老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张起灵从青铜里出来,第一眼看见的是站在他跟前抽烟的吴邪。
     他也没想过自己要同她说些什么。世家,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会说这一句话。
      张起灵原本想说“你变了”。可是直觉告诉他,吴邪没变。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种感觉,最后只能陈述事实。
       的确是老了。即使吴邪看起来风采依旧,甚至胜过当年,但那种沧桑的气质是不会骗人的。饱经风霜的这些岁月里,吴邪成长了很多。十年前的吴邪,更给人一种少女的感觉,而现在的她,明显是一个女人。作为一个女人的吴邪,她在发光。
      张起灵很难形容此刻的心情。
      开心吗?开心的。但不止如此。
      他看着吴邪。吴邪也看着他。就是这么平淡又时隔多年的一眼,就诠释出了这世间的所有岁月静好。
      “你可真行。”吴邪又抽了一口烟,笑道:“哪有重逢第一面就对别人说“你老了”的?”说着她把烟掐了丢掉,然后看着地面:“但是你说的没错。十年了,怎么会不老?”吴邪抬头冲他微笑:“小哥你还是一点都没变。一如既往的风流倜傥。”张起灵沉默了一下。过了一会,他刚想开口,却突然听见王胖子的声音一点点靠近。王胖子一边小跑一边打招呼:“小哥,终于出来了哈?”然后他站定,拍拍张起灵的肩膀:“瞧瞧瞧瞧,小哥都饿瘦了。没事啊,咱们回去,给你好好补补。这刚刚劳改出来,肯定要吃顿大餐,庆祝小哥终于出狱。”然后他转身冲着吴邪:“今天晚上吃小鸡炖蘑菇吧。”吴邪笑了起来:“没问题。再追加一道猪肉炖粉条。”
       张起灵咽下刚刚想说的话,他看着眼前插科打挥的两人,心里觉得无比踏实。这样就很好了。
       他轻轻笑了起来。吴邪刚好回头,猝不及防地撞进他如水的目光里,腾地红了耳根。她赶紧低头把头发拨到前面来,盖住耳朵,完全没看到张起灵笑意更盛的双眸。
        “哟,小哥笑了。高兴是不是?肯定高兴。走啊,咱们到山下快活去。”王胖子打了吴邪的头一下:“行了,你这下也放心了吧?赶紧的啊,”他对吴邪打了个眼色,压低声音说:“这两天把…办了!知道吧?”吴邪有些恼羞成怒,她边走边骂:“你他娘的能不能正经点?”说着她心虚地看了一眼张起灵:“小哥刚出来呢。”王胖子哈哈大笑出来:“行了,爷爷我不闹你了。”说着他悄悄勾住张起灵的脖子,小声说:“小哥,到时候你也别矜持啊,小天真她一个女孩子家,也没谈过对象,本来就不大好意思,我看你到时候就…”“矜持什么?”张起灵突然发问,他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。王胖子被这么一问,也愣了一下:“谈恋爱啊。我意思你到时候主动点。”说完两个人都一怔。
        空气一时有些尴尬了。
       王胖子瞪大眼睛:“敢情小哥你不知道啊,吴邪不是都暗恋你快十年了吗?”张起灵顿了顿,才又问:“暗恋?”王胖子如被雷击,懵在原地,半响才缓过来,一抹脸,摆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来,啊了一声:“我明白了。我说小吴怎么这种反应呢…”他赶紧松开搂在张起灵脖子上的手,赔笑道:“行了小哥,你当我什么也没说啊,我啥也没说。”然后就大步流星地往前走,去追吴邪。
      张起灵在后面慢慢悠悠的走着,消化了一下刚刚和王胖子的对话。他若有所思地又看了吴邪的背影一眼。在张起灵漫长的人生里,头一次感觉到莫名其妙的喜悦和轻松。
        张起灵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。

黑邪

      黑瞎子坐在院子里吃葡萄,吴邪坐在他旁边,盘着腿,有些烦躁地吃着棒棒糖。
     “我说,”吴邪终于忍不住,扔了棒棒糖,看着黑瞎子:“算我求你,让我抽根烟行不行?”“不行。”黑瞎子递给她一颗葡萄:“是你自己提案的:“师徒二人,一起戒烟。互相监督,共同进步。”我要履行责任。”吴邪就着他的手吃了葡萄,有些含糊地说:“那我让你也抽一根,这样成吗?”“不成。”黑瞎子自己掰了一颗葡萄吃:“我又不想抽。等我想抽了再议吧。”
      “我操。”吴邪不耐烦的抓抓头发:“那你什么时候才想抽啊。”黑瞎子打掉她糟蹋自己头发的手:“你好不容易留长,能不能好好珍惜?”他又往嘴里填了一颗葡萄:“这事吧,急不得。我抽烟也是要看心情的。”吴邪翻他一个白眼:“你他妈当怀孩子呢?还要看心情。”黑瞎子看看她,笑起来:“你要是想生孩子,就更得戒烟了。”吴邪冷笑两声,摘了他的墨镜:“拉倒吧。还生孩子,给谁生啊?”黑瞎子也不生气,他喝了一口茶:“你要是想生也不是不行。不过高龄产妇,是有点危险。”“这个岁数了,还要什么孩子。咱俩祸害祸害彼此也就行了,别整这些——不对被你带跑了!”吴邪回过神来,不轻不重的打了黑瞎子胸口一下:“你他娘到底让不让我抽?就抽一根,又不是多过分的请求。你要是现在不想抽,可以把机会留到下次想抽的时候啊 。” “不让。你才坚持了不到两周。我原来教你的东西看来是全忘了,太让师傅我痛心了。”黑瞎子搓了搓一个杏,刚想往嘴里塞,就被吴邪夺去。
       吴邪恶狠狠地咬了一口:“你要是不让我抽,我今天晚上就回福建。”黑瞎子乐了:“行。你走。但是放我卧室里的行李,机票和身份证我可就扣下了。你有本事就开车回去。”说完他抢回那个杏,两口吃完,又笑:“哦对。过收费站也要证件。你看看你是游回去合适,还是走回去合适 ?”
        “老不正经!”吴邪气急反笑:“走就走。我今天晚上要是留下,你就是我爷爷。 ”黑瞎子看她一眼,清清嗓子,又喝了一口茶,然后大笑着起身,走进了卧房。
        吴邪在院子里踱步。她已经瞎溜达一个小时了。桌上的茶已经完全冷掉了。
     吴邪又看了一眼那杯黑瞎子喝剩的茶,她重重一叹息,下定了决心,端起茶来一口饮尽,然后悄咪咪地往卧室里走,黑瞎子的笑声幽幽传来:“哟,乖孙女离家出走回来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吴邪脱了外套躺到床上,扯过黑瞎子的被子给自己盖上,她尽力使自己平静下来。师傅是自己选的,都怪自己眼瞎,眼瞎,眼瞎!提案也是自己提的,要怪也要怪自己脑抽,脑抽,脑抽!

   花邪

  “你的女粉丝真是太可怕了。十年前我以为她们就已经很可怕了,万万没想到,只有更可怕,没有最可怕。”吴邪坐在床上翻看那些粉丝来信:“你不是不唱戏了吗?哪里还来这么多粉丝?”解雨臣裹着浴袍有些无奈的看她:“现在不唱了又不代表以前没唱过。要怪只能怪我长得太好看吧。”吴邪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大笑出来:“那你会不会也经常收到富婆重金求子的来信啊?哈哈哈哈。”解雨臣在她旁边坐下:“怎么?你也要重金求子?可惜你不是富婆,而且深陷两亿巨债,人已经几乎是被卖身给我了,现在最多是一小白菜。”吴邪放下手里的信,摸摸解雨臣的脸:“可不是,惨死了。哎,要不这样,你要重金求子吗?”解雨臣笑盈盈的望着她:“你想干嘛?”吴邪憋着笑:“没什么,想要替张海客拉个皮条。”解雨臣听了,拍了吴邪大腿一下,笑着用手指点点吴邪的额头:“胡闹。”吴邪再也忍不住,在解雨臣肩头笑得东倒西歪,喘不过气来。

簇邪簇

      “吴老板,你是不是耍我?你们有钱人都是以十万为单位的吗?”黎簇愤怒的看着吴邪:“你折腾了我这么久,扔给我十万,这是什么意思?”吴邪把手插在上衣口袋里,斜着眼看他:“就是字面意思。你的事情结束了。是要继续,还是回家好好学习都随你。”“随我?事到如今你说都随我?”黎簇咬紧牙关:“被你们搞来搞去吃了这么多苦,你就这么打发我?”“注意你的用词。”吴邪啪地打了他脑袋一下:“现在的中学生真是太没羞没臊了。”黎簇疼得叫了出来,捂紧了脑袋,但嘴巴上还是凶得很:“你别以为你给了十万就行了,我告诉你,这事没完。”
    吴邪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会,又点了一根烟,一边抽一边笑:“小朋友,你可真有意思。我说了,你想继续可以,想回家我也不拦着。怎么什么锅都要我背?”她抖抖烟灰:“这段日子你成长了很多,不该因为这种事情就发火。你是因为别的事情。”她笃定的说:“你不是因为我不放过你而生气,而是因为我要放过你才生气。”她走近黎簇,搂住黎簇的肩:“没关系。暗恋我明说。我知道一般中学生都喜欢比自己牛逼,而且年龄差距大的姑娘,我也是从那个年龄段过来的。”黎簇已经完全怂了,红着脸吵着要吴邪松开自己。吴邪依言松开,看着黎簇红透的脸,笑起来:“中学生就是中学生。行了,不用崇拜我,姐只是传说。”

又是没来得及校对的一篇,有机会再改。大邪篇写的特别爽,但是又觉得有些诚惶诚恐,生怕这个力度没掌握好。感谢大家的阅读。最近想写的东西太多了。恨不得一天都在摸鱼哈哈哈哈。

评论(7)

热度(1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