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不知名写手,盗笔杂食主义者。特别喜欢海客大伯。微博@唯檩熙

《归去》这次真的不好吃

【设定是汪家覆灭以后,海杏和大邪在一起了。感觉大伯和海杏关系还是很好的。这篇其实是HE,但是我没有写后续,也忘记自己是怎么构思的了,所以就当个刀放出来吧。这两天太忙了,有机会再摸小甜饼。啊,这一篇估计是真没人喜欢了…我还是适合撒糖_(:з」∠)_】

邪杏
       张海客坐在我对面,笑嘻嘻地喝茶。我忍住要打人的冲动,深吸一口气,问:“你要待到什么时候?”“待到海杏跟我回家的时候。”张海客放下茶杯。
       我看得出来,张海客在生气。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,生气实在是很难得的一件事。
      我忍不住想起来很多年前,刚刚认识张海客的时候,那时的我和他相处起来,时常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。如果张海客较真了,那他就更加软硬不吃了。我觉得,一个人太讲理也不是好事,难免有些不通人情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“嫁出去的妹妹泼出去的水。”我不耐烦的摇摇头:“再说你有空折腾我,不如自己联系一下她更快。”张海客脸上依旧云淡风轻:“海杏很执拗,急起来我的话也听不进去。思来想去,还是你再说一次更恰当一些。”他掏出一盒薄荷糖,打开吃了一粒:“再说你是我妹夫,帮大伯处理点事情是应该的。”
     “滚。”我骂他:“少占便宜。”张海客笑起来:“你要愿意叫大舅子也行。”也许是因为我们在这里耗费了很久的时间,使我已经有一些不悦了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海杏的意思我已经和你说过了,她不回去。”“别生气。你叫哥哥也行。”张海客一副好商量的样子:“我不急着带她离开。只是外家那边需要一个交代,我必须带本人回去才行。”他闭了闭眼:“我终归是她哥哥。她觉得你合适,我也由得她去,但是现在不行了。我不过只是一个张家人,我不能只手遮天,即使是族长,也有不得不妥协的事情。”
       我顿了顿,叹了一口气:“我理解你。但是我不能让她走。倘若今朝一别,我们还能再见吗?”张海客嚼碎了嘴里的薄荷糖:“吴邪。”他喊我,然后陷入沉默。
      “吴邪。”一分钟后,他又开口了:“我只是想保全她。为兄长者,能做的也只有那么多。族长当时可以力排众议让海杏活下去,却不能让她自由地选择生活方式。一日是张家人,一生都是张家人,族长当年也因此吃了不少苦,其中的艰辛你也晓得。”
      这次我沉默了。我的确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我们这些感情,张海客的担忧,还有海杏的自由意志,在张家的制度面前不堪一击。我明明知道这些,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       张海客也许是对的。汪家覆灭,小哥难得出面,勉强保张海杏活下来,然而她依然要忍受来自张家的监视,要承受和外族通婚的压力。我知道,张家迟早会来要人的。
     只是这一天来得还是太突然,太让人难以承受了。然而我只能被动接受。我们都只能这样被动接受。
       张海客扯了扯嘴角,苦笑起来:“我只能为她做这些了。这一次,唯有这一次,我不能顾忌她的想法。”张海客穿上外套,看着我:“吴邪,你明白。海杏得和我回去。”

评论(6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