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不知名写手。盗笔杂食主义者。除了客丧和瓶邪会放在微博,其他cp文请见LOFER。飙车请见微博@唯檩熙

富甲一方 【不知道有没有后续,这次真真不好吃。】

客丧    土匪x富商

      “你把我抢上山,就为了这个?”张海客笑着任刘丧把自己绑起来:“有什么话不能在我家里说,非要扛着我上山来讲。”
     “你不懂。我问过大张哥了,他当年就是这样把吴老板带上山的。”刘丧一边绑,一边又说:“你不明白。这是一种很重要的仪式。”“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张海客无奈道:“就因为族长这么做了,你也这么做?你这小家伙真是…”“不许这么叫了!”刘丧抬起头来,瞪他一眼:“过了今夜,你就是,”他红了耳根,吞了口口水说:“你就是我的压寨夫人了!以后不能闹我了,知道了吗!”张海客听了这话,忍不住大声笑起来,直到看着刘丧脸色不对,才收了笑,回答他:“好,好,我答应你。”刘丧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但耳朵却又红了些。
      张海客玩味的瞟他一眼。果然,他紧张了。
      刘丧这边却不知张海客早已看清楚自己的心思,仍装出一副大爷的样子:“今日我抢了你到山上,你便是我的老婆了,我已经好好盘算过了,这个月八号是个好日子,就定在那一日成婚。”“行。都依你。”张海客乖巧地点点头。刘丧看见他答应得痛快,一下忍不住有些得意洋洋,心想终于治住了张海客一次,于是刘丧忍不住得寸进尺起来:“叫夫君。”张海客乐了,也由得他闹,忍住笑喊:“夫君。”他看着刘丧一副兴奋的样子,禁不住故意逗刘丧:“可是你想,”张海客佯装出苦恼的样子:“咱们下个月礼成,那是不是洞房也要等到那时了?”刘丧一愣,随即红了脸,支支吾吾的回答:“我,我没想过这个…”张海客心中暗乐,心想终于上钩了。
       虽说刘丧这些年走南闯北,成长了许多,但终归还是不如他这个老姜辣。张海客示意刘丧给他松绑:“你看这样好不好,今日洞房,八号成婚。正所谓“春宵一刻值千金”,我好不容易上山一趟,这一夜便这么过去了,岂不可惜?”张海客稍作停顿,看看理由是的反应,继续说:“你看,你这样绑着我,做什么都是不方便的,不如松开我,我们再讨论这件事?”
      刘丧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,犹豫再三,虽狐疑,却还是给他松绑了。没了束缚,张海客一边活动着肩膀,一边说:“这就对了。”他倒了一杯水,自顾自喝了一口:“我们继续讨论几时洞房的问题。”他放下茶杯,笑眯眯地说:“你知道我张家族规众多,且十分苛刻,若非有族长与吴邪的先例,又有族长出面,废了这条“不能与外人通婚”的族规,你原本是不能与我好的。”
     刘丧沉默了一会,点了点头。张海客看出刘丧心中有些不乐,知道他又在瞎想了,又叹气道:“你也无需担心,族规已有族长亲废,再说我和你的事,谁敢有二言?”刘丧抬起头,平日里无神的眼睛更加空洞:“可是…”“没什么好可是的。”张海客脱了褂子:“你若真担心,不如听我的,我们今日洞房,这样生米煮成熟饭,明日我下山,他们也绝对不敢再说别的了。”刘丧红着脸:“这能行吗?”“你无需顾虑。”张海客拉住他的手在:“一切有我。”刘丧垂眸:“我信你。但是,”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张海客:“我不晓得如何与男人洞房。”张海客解开他的领口扣子,摇摇头:“无碍。我懂,我提早做过功课了。”刘丧大吃一惊,瞪大眼睛看他:“你方才又时忽悠我的?”他张海客笑了笑:“是。不过唯有对你真心一片,是所言不虚的。”他握住刘丧的手,认真地说:“从此往后,我只一心,便予以你,只予以你,望你珍重。”刘丧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,轻轻应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  张海客吹了蜡烛,黑暗中,他悄悄吐息在刘丧耳边,轻声细语道:“好了,下面我们来讨论一下“压寨夫人”的问题,恩?”







是这样的。这一篇其实是有一些构思的,简单写写要点:
大张哥十三岁跟随族人去南方经商时走丢,误打误撞上了山,当了土匪,过了几年认识了富家子弟小吴。后来小吴闯了祸,为了救他,小哥装作自己把小吴劫上了山…总之就是过了一阵子快活日子。后来大伯找到小哥,希望小哥可以随自己回张家。也就是这个时候,认识了死了师傅,投奔到大张哥手底下的刘丧。后来大张哥回了张家,也废了一条族规,和老吴红尘做伴了。就是这么一个小故事。
哦对,这里写的是客丧二人第一次开车。
不太满意,希望你们不要打我…真的。

评论(4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