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不知名写手。盗笔杂食主义者。除了客丧和瓶邪会放在微博,其他cp文请见LOFER。飙车请见微博@唯檩熙

教师节小甜饼 也不好吃

黑邪
         吴邪走到房间里,把买好的保健品和老年运动器械放在地上,进了院子。他站在院口,看见黑瞎子躺在摇椅上乘凉,倒真有几分老干部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“来了?”黑瞎子没有看吴邪,依旧安然自得地躺着,他用手拍拍自己身旁的马扎,示意吴邪坐下。
     “你还真享受。”吴邪乖乖坐下,把外套脱下来扔到黑瞎子腿上:“苏万那小子呢?”“今天大学里有安排,回不来,说是明天过来谢罪。”黑瞎子把头偏向吴邪的方向:“还是大徒弟孝顺。乖,给为师捏捏肩。”吴邪戳了他下巴一下,啧了一声说:“美得你。”但还是帮黑瞎子揉起了肩膀。
     “怎么样啊师傅,”吴邪一边捏一边说:“我这技术还行吗?”黑瞎子长嗯了一声,笑道:“不错。”“承蒙夸奖。这盲人按摩我能学个七七八八,”吴邪换了一种手法,淡淡的说:“还要多谢师傅您不吝赐教。”“你真是…”黑瞎子无奈的笑起来:“我都说了——”他止住话头,笑:“算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行了,我不闹了。”吴邪松开他的肩膀,站起来说:“今天的主要任务没做呢。”他倒了一杯茶,递给黑瞎子:“教师节快乐。”黑瞎子直起身子来,接过茶,却只是笑,没有喝:“哎,不敢当。你如今已经出师,我可不能当敬师的茶喝。”吴邪扬扬眉毛:“不是你说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”的?”
      黑瞎子看看吴邪,又想了想,最终还是喝了一口茶。
       “行。”他放下茶杯:“那今天师傅我就再传授你一门独门绝技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吴邪问道:“要是又是什么老年健身操,我可就要打人了。”“放心,是乐器。”黑瞎子站起来,摘了墨镜冲吴邪暧昧的眨眨眼:“教师节,师傅最大。今天晚上我教什么你就学什么,听话。”

太忙了,不知道黑苏那篇还来不来得及写。今天先抽空摸个黑邪吧。

评论(4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