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不知名写手。盗笔杂食主义者。除了客丧和瓶邪会放在微博,其他cp文请见LOFER。飙车请见微博@唯檩熙

《下面》 小甜饼 一般般

刘丧翻看着这两天他和张海客的消息记录,一个人出神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周四  05:20
       今天 记得添衣服,上海好像起风了?
       ——真是的,自己就在上海,有没有起风自己还不清楚?刘丧瞪了瞪那条消息,就好像屏幕另一端的人能瞧见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想了想,他还是回复到:还好。你也是。
       刘丧想起那天来。那天他醒得特别早,四点就睁眼了,只是一直腻歪在被窝里不起身 ,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机屏保——也是这样愣愣出神,好像在等着什么。突然,手机弹出一条微信,刘丧马上打开,看着那条来自张海客的消息: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醒的这么早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啊。你不也是。怎么不多睡会?刘丧没注意到自己在笑。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屏幕,张海客那边回到:昨天有点事情要办,我现下刚回家,正打算睡。刘丧蹙起眉头,刚想打字,就看到对面又传来一条语音。他点开,对面传来张海客略微有点疲倦的声音:“想我没?”
       没正经!刘丧红着脸打字:没想!!打完想了想,又把打好的字删掉,重新写道:你猜。然后摸着下巴,点击发送。过了两秒,张海客又传来一句语音:“想了,但是你不好意思对我直抒胸臆。”刘丧听出来他在笑。  
       靠,欺负自己不如他脸皮厚?刘丧把脸埋在枕头里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
       好吧,但是他说的是实话。
       刘丧拿起手机,也发了一句语音过去:“你睡吧,好好休息。”然后又发了一条:我晚上再联系你。
      张海客回他一个表情包,上面写着:困成爱你的形状。
         周四      20:13
        张海客那边发来一张蹄膀汤的图片。又发了一个偷笑的表情:“我新学的。”那个时候,刘丧在楼下超市买酸奶。他每天都要喝一盒酸奶,一盒牛奶,吃至少30g坚果和200g水果。这是张海客给他立下的规矩。
       这规矩本来是没有的,只不过是因为前一阵子的一次下斗。
      那一次有人反水,两伙人斗殴中触发了机关,导致刘丧受了重伤,并且与地上完全失联,最后是张海客带着偶像前来营救,刘丧才得以活着回来。
      但是也只有他自己活着出来了。
       刘丧在医院养了一个多月。这段时间里,偶像、吴邪和王胖子来探望过一次,吴二爷也遣人来送过一次保健品之类的东西,也都是张海客帮自己接待的。
      他每天还都会煲汤给自己送来,张海客说医院的病号饭难吃,但是又必须遵照医嘱,不能吃别的。不过他咨询过医生,流食是可以吃的,所以就放了几味滋补的中药,和着食材煨了汤。张海客还监督刘丧早晚喝奶,然后推着他出去晒太阳,说这样骨头会好得快一点。张海客还问了医生,知道了坚果和大部分水果也不妨碍医疗过程,所以刘丧每天都会定量摄入坚果和水果。
       真是事无巨细。
      刘丧那时候还问过他,偶像真的也是这样吗?你是不是坑我?得到的回答是:族长可能比我还仔细。刘丧想了想,觉得真是便宜了吴邪。
        在那段日子里,这些小习惯逐渐养成,刘丧觉得挺好,何况自己也懒得改,也就这么随它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晚上他出门没带手机,到家的时候,已经八点四十多了。他放下手里的东西,划开那条消息,赶紧回了一条语音:“刚刚出去了,没带手机,才看到图片。”然后又打个两个字,笑着发送出去。
        他发的是:贤惠。
         张海客那边秒回:哪里哪里。等你回来,我下面给你吃。
        刘丧嘴角抽了抽,希望是他自己想歪了。他打开一罐牛奶,一边喝一边打字:我订了明天的机票,大约五点到你那边。
         张海客传来语音:“好。我去接你。早休息,晚安。”刘丧咬着吸管,回了他一个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昨天      12:14
        “我得明天才能回去了。这边有台风,现在到凌晨三点之前的所有航班都取消了。”刘丧发了一条语音给张海客。
 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,张海客那边回到:机票改好了吗?
       “改好了。明天下午一点的。”刘丧回过去。几秒后,张海客发来张写着“突然喝彩”的表情包,然后又发了一句语音:“行。那你先好好待在上海吧,我明天接你。”刘丧站起来,笑着打字,回了一个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2:52
      刘丧推着登机箱往机舱里走,一边走一边给张海客发微信:登机了。下飞机联系。然后开了飞行又关了机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6:14
        “你在哪?”
          刘丧看到张海客发来的语音,点开听完,回了一句:“机场门口。那你在哪?”刚刚说完,刘丧就听到摁喇叭的声音,他顺着声音去瞧,看到张海客把头从车窗里探出来,冲自己微笑。

       刘丧坐在车上,还在翻看着聊天记录。他来来回回翻了几遍,目光终于停留在那句“下面给你吃”上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没由来得“腾”一下涨红了脸。
         张海客偏头看看他,笑说:“我煮了赤油抄手面,又熬了蹄膀汤。”张海客扶了扶方向盘,瞟瞟刘丧和刘丧的微信界面,又说:“放心。答应你的事我一定做到。”刘丧闻言呛了一口口水,急忙锁屏,红着脸和脖子问:“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张海客向右转弯,眨眨眼,很是爽朗地对刘丧说:“我下面给你吃啊。”

      

有一点点瓶邪,预防万一,还是决定打上tag。
这一篇实际上与我之前写过的一篇客丧有联系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,那一篇也有涉及到吸管的《吊桥效应》。为教主疯狂打call(⑉°з°)-♡
     好困,但是决定要说两句。可以不看,因为是和我个人有关的。
     
    今天lofer已经被喜欢五百八十几次了,很不容易,作为一个文力不足还经常错字的小透明,觉得自己已经到极限了哈哈哈哈

       今后我会继续产粮,感谢所有阅读过我的故事的人,你们真好。在lofer和微博有几个从我最一开始产粮,就一直陪伴着我的朋友,也感谢你们一如既往的支持!!
        感谢!么么哒❤

评论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