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一个没有感情的不知名写手。
盗笔杂食向,特别喜欢海客大伯。
微博@唯檩熙

《过寿》

灯光浮动在人们的头顶上方,金黄和银白的光芒随着吊灯上的水晶而摆动,不规则地撒在大理石地面上。
     解雨臣的皮鞋踏在地板上,发出清脆的“哒哒”声,他灵活地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那些身着昂贵精致的礼服的宾客们,无一例外地被解雨臣的出现所吸引。他们看着他从炫目的光线里走出来,带着威严又矜持的微笑,冲人们点头示意。
      解雨臣手举一杯香槟,他走到人群的最前方,清清嗓子,接过一个解家小伙子递来的话筒,笑着说:“承蒙各位光临,解某不胜荣幸。”他的周围响起无数掌声,解雨臣看着那些鼓掌的人,脸上只是挂着淡淡的微笑:“今天是我三十九岁的生日,感谢诸位以往的照顾。恩恩怨怨解家一向记得最清楚,”解雨臣举起酒杯,继续笑:“若有一份恩情,解家就记一份恩情。”他没有说出后半句,只是扫视着整个大厅里的人,然后几微不可闻地一叹气,脸上依旧是春风满面的样子。解雨臣把酒杯向前一推,看着那些混杂在人群里目光闪烁、噤若寒暄的家伙,把酒一饮而尽。他笑嘻嘻地说:“再一次感谢各位莅临解某的生日宴。最后,希望大家今日尽兴而归,”说完,又是雷鸣般的欢声笑语与掌声,铺天盖地地冲过来,又像一场大雨倾盆而下,雨水打在解雨臣的脑门上那样。
      解雨臣无端地觉得有些晦气。
      他微微抬头,看到吴邪和黑瞎子站在三楼冲他招手,解雨臣挑挑眉,向他们点头示意,转身上了楼。
   

     他扯掉自己的领带,笑容从他脸上褪去,面部表情却看起来更加柔和放松。
      解雨臣悠悠地往前走,停在“西府殿”门口,他轻轻推开门——这里面还有更加重要的客人在等着他。
      “哟,来了来了。”王胖子正倒着酒,他看着站在门口的解雨臣,咧起嘴角笑道:“大寿星可算到了,来来来,”说着他把酒杯塞到解雨臣手里:“进门先走一个。”解雨臣也痛快,一口气灌了下去,又自己满上,吴邪看着他笑:“大花你可别上来就喝醉了,我们几个一直等着你呢。”说着他碰碰张起灵的胳膊:“今天我可说了,让小哥安心开大,有我们几个辅助,解老板可别想清醒着回去。”张起灵冲解雨臣点点头,算是打招呼。解雨臣扬扬好看的眉头,耸耸肩,拉开一把椅子坐下,他夹了一筷子西湖醋鱼,笑盈盈地说:“成,看看是你们铁三角飘了,还是我解语花拿不动酒杯了。”
     “小花哥哥可别和他们闹。”霍秀秀给解雨臣倒了一杯茶,她今天穿了一身藕荷色的旗袍,外罩一件杏色掐边小袄,看着十足温婉大方,又不失娇娆灵动。她眨眨水汪汪的眼睛说:“他们这明摆着是要找个理由折腾你呢。”
      “霍姑娘此言差矣,”黑瞎子吃了一口沙琪玛,咯咯笑:“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…”“师傅你就是用这种大智若愚的方式逃避房租的吗?”苏万和黎簇从屋子内里走出来,一副哥俩好的样子。苏万诚恳地看着黑瞎子的脸嘿嘿地笑,换来的是黑瞎子的一个脑瓜崩儿。
     “好了,不闹了。来,”吴邪站起来,高举酒杯:“祝解老板三十九岁生日快乐!”其他人也纷纷站起来,笑着和解雨臣碰杯。
        “生日快乐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生日快乐啊花花,胖爷祝你福如东海、寿比南山哈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是什么破形容词?这两句成语是这么用的吗?”霍秀秀冲王胖子皱皱眉,随即冲解雨臣一歪头:“小花哥哥生日快乐哦。”
       “花儿爷,祝你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解老板生日快乐!好人一生平安,友谊天长地久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九爷生日快乐。”
       解雨臣把酒杯里的酒干的一干二净, 仰天大笑:“谢谢。”说完他又倒满酒,痛饮一口,笑眯眯地说:“好,祝我生日快乐!”


祝小花生日快乐!!这一篇CP随意吧。当无CP吃也可以。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