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一个没有感情的不知名写手。
盗笔杂食向,特别喜欢海客大伯。
微博@唯檩熙

《顽童》小甜饼

簇邪

    吴邪躺在床上看电视剧,看得是一部原声泰剧。黎簇在厨房里刷碗,听见各种叽哩哇啦的人物对白,感觉有一阵没一阵的烦躁。

    他索性摘了刷碗的橡胶手套,冲到卧室啪地打掉吴邪的平板电脑,咬着牙问:“你能不能看点有营养的东西?”说着他叹了一口气:“吴邪,你堕落了。原来你看的都是纪录片或者外国电影,再不济也是国产抗日片,现在你看的,”黎簇有些鄙视地扫一眼屏幕:“这些都是啥?”吴邪也不恼,拿过平板继续看:“相比打麻将锄大D跳广场舞,韩剧和泰剧是相对好一点的选择。我不爱看韩剧,大部分韩剧看了第一集就能知道结局。而泰剧厉害就厉害在,你根本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突然转折,比较刺激。”黎簇皱皱眉头,爬上床躺在他旁边:“你看到哪儿了?”吴邪看了一眼进度条,又想了想,说:“刚刚看到女主角和她妈妈的男朋友在一起了。”黎簇嘴角抽了抽,又瞟瞟吴邪认真观赏的样子,咂砸嘴说:“吴老板品位不俗。”吴邪厚着脸皮摆出一副低调低调的表情,不再接茬。
    黎簇撑着胳膊陪着他看了一会,突然问道:“你要是无聊了,想要打扑克牌或者打麻将,我也可以陪你的。不用委屈自己看这些。”
     吴邪笑了,一边看一边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看这些委屈?我觉得很有意思,俗套又不失新意,关键是脑回路非常有趣,我觉得很适合我们这些中老年人来看,我已经把链接发给小哥和小花了,相信他们一定也很喜欢。”说着吴邪点了一根烟,一边抽一边说:“对了,我觉得你和苏万可以过去发展一下,去泰国当个编剧什么的,你们的剧估计一播就破八。”黎簇气的笑出来,伸手夺过吴邪的烟:“你这是夸我们还是损我们?”吴邪笑着看他:“一半一半。夸得是苏万,损得是你。”
      黎簇鄙夷地瞪一眼吴邪,狠狠抽了一口烟,吐道他脸上。吴邪一边笑一边把烟往黎簇那边扇,最后两个人就这么在床上打闹起来,黎簇觉得自己简直幼稚得不得了,但是他想起来他最非主流的时候,从贴吧上看来的一句话,是这么写的:如果他爱你,那么他在你面前永远都是孩子模样。黎簇看着吴邪洋溢着安宁微笑的面庞,瞬间又觉得幼稚也没有什么。
     这样说来,他们两个人不都是幼稚鬼?那也挺好。
     闹了一会,吴邪盯着被抖得满被子都是的烟灰,缓缓道:“我在火车上和那群伙计已经玩遍了扑克牌的玩法。扑克牌我这辈子算是打够了。我想了想,除了掘坟,我总想干点不一样的事情。抽烟、喝酒、烫头、打架我也都干过了,一时半会实在想不出别的事了。”黎簇笑着睨他:“看不出来,你很社会啊吴老板。”
      吴邪笑笑,把平板关了机扔到一边,抄起放在床头的杏仁开始吃,吃了几颗又拿起一个放到黎簇嘴边,黎簇也不似几年前那样害羞了,索性就着他的手吃下去,还不忘偷偷啄一下吴邪的手指。
     吴邪拍了他脑袋一下:“矫情。”黎簇瞪回去:“幼稚。”吴邪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,笑着回嘴:“你小子——反弹!”“反弹无效!”黎簇钻到被窝里回他。吴邪笑得前仰后合,过了一会才说:“行行行。我幼稚,我幼稚。”顿了顿又说:“不过你也很幼稚。”这次黎簇没反驳他。

      —— 他只是爬起来,飞快地亲了吴邪下巴一下,然后侧过身去得意地笑起来。吴邪一愣,随即贴着他的后背也闷闷笑出声。

小后续:
      “被子上都是烟灰,明天你得洗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靠,凭什么又是我洗?又不是我一个人弄的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闭嘴,大人说话,小孩照办就行,别乱接话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哦。那能插嘴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滚。”

重写黑苏ABO中,很绝望。摸个甜饼吃。

关于本文:首先,我对韩剧和泰剧没有恶意,我觉得都很好看,没毛病(๑>ڡ<)☆关于文中提到的那个泰剧是的确有的,隐约记得叫《无忧花》?还…还挺好看的,真的。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。
第二,这里的黎簇已经脱离了童子身的老司机,已经不是沙海里那个清纯得看见梁湾都会害羞的小男孩了。恩。
最后,感谢您的阅读♡

评论(6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