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一个没有感情的不知名写手。
盗笔杂食向,特别喜欢海客大伯。
微博@唯檩熙

《三流电影》

万邪  簇邪

       吴邪转过身来,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青年。此刻,青年正咬牙切齿地看着他站在夜幕下的身影。然而吴邪就像什么也没看到一样,依旧漫不经心地来回摇晃着红酒杯。
      他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,月光渗进来撒在他肩头,仿若糖霜倾倒下来,落遍了他的肩颈。吴邪的脖子在月光下微微闪着一点光,在那一块滑腻白皙的皮肤上,露出星星点点的红痕,像白墙上的蚊子血,又如同大雪纷飞下被吹打下的红梅,那些残破的红色掉在雪地里,怎么看怎么碍眼,就像是刻意要扫观雪者的兴那样,在皑皑白雪里大刺刺地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 吴邪甚至连挡都懒得挡。他看着眼前的青年,那一双眸子里全是冷意,甚至带点阴鸷。吴邪只是笑盈盈地回望青年一眼,用非常自然的口吻问道:“你知道了?”他就像聊的是别人的八卦那样,神情无比亲切而疏离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
     黎簇嘴角勾起一个弧度,却笑得非常狰狞,唇边吐露出喑哑的声音,语气却温柔得如同在爱人耳边低声诉说情话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青年还是死死地看着他,脸色难看极了。
     吴邪没有急着回答他,只是不动声色地把酒一饮而尽,然后把空杯放在一旁的小圆桌上,笑了一下:“这重要吗?”黎簇冷笑了一下,他感觉自己太阳穴附近的青筋突突地跳着:“那我换一个问法。和苏万这是第几次?”他看着吴邪那双明亮而波澜不惊的眼睛,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揍他一顿,揍得他鼻青脸肿,揍得他粉碎性骨折;或者侵犯他,狠狠地侵犯他,就在这里,就在万家灯火之前——不,不行。黎簇莫名产生了一种愧疚感,这种愧疚冲淡了他的怒火,同时他又孩子气地想,愤怒的吴邪、眉眼具笑的吴邪、游刃有余的吴邪甚至是双颊泛红,眼神迷离的吴邪最好都只能让他一个人看到。然而他不敢往下想了。
        黎簇咬只好紧牙关,看着那几点扎眼的红痕。他不敢想象吴邪和苏万是如何开始这一切的,吴邪会主动拉住他的手吗?还是会轻轻抱住苏万?他会吻他吗?他会主动解开他的第一颗扣子,然后去舔吻他的喉结吗?
       ——那都是他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。他无数次地对着吴邪有过生理反应,然而每次,他幻想中的吴邪用脉脉柔情的眼睛看他时、用低哑的声音呼唤他的名字时,这些画面就像只有一秒的GIF一样,立刻就消失了——黎簇不敢想象那样的吴邪。
     即使他依然对吴邪有无比冲动的生理反应,他也不敢去肖想这些。仿佛那是一个禁忌,这就像伊甸园里的苹果,但吴邪却是那一条蛇。

      他那样珍视他,他怎么敢?

     黎簇依旧用那双愤怒的眼睛看着他,换来的是吴邪别有意味地一瞥,接着他像看到什么可乐的事情那样,咧嘴大笑:“小朋友,你是我什么人?况且我应该也教过你,好奇心会害死猫。”然后他笑着走向黎簇:“你知道你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吗?”他拉起黎簇的手腕,把他带向镜子前,逼他正视他自己的脸。
     吴邪点了一根烟,抽了一口笑着看他:“你不甘心了。”黎簇看着自己的眼睛,里面哪有什么愤怒,分明是一副怨怼的样子,看起来娘们唧唧的。
    他立刻闭上眼,咬紧牙关,嗓子里发出困兽般的嘶嘶声。吴邪咯咯笑着,把烟吹到黎簇耳廓,满意地看着黎簇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  “你真以为我看不出来?”吴邪在他耳边小声说:“某一天开始,你看我的眼神,一直是这样的。爱意也好、醋意也好,都明明白白的映在眼睛里。”黎簇颤抖着吐出一个气音,吴邪听见他说的是“没有。”
     “黎簇,眼睛是不会骗人的。”吴邪面无表情的说:“你看我的眼神,永远是野兽看猎人的样子;而苏万看我时,永远是猎人看野兽的样子。可惜,你们都不是我的菜。而我不是野兽,也不是猎人,我不过是个来你们的森林参观的游客而已。”黎簇睁开眼睛,双手还在颤抖,目光却坚定:“那你和他…”吴邪把手一挥,掐灭烟,今天第一次认真地看着他:“有意义吗?”
     他看着黎簇,像看一潭死水里的月影。
     黎簇从没有感到如此的挫败过。他以为自己最多输给苏万,没想到,最后却输给自己。
     ——呵,多么烂俗的情节啊。到最后却最伤人。
     黎簇伸出手,抚摸了一下吴邪的脸颊,然后轻轻笑起来。他笑意越来越浓,最后放声大笑。那笑声冲破黑暗,在第一抹黎明到来之前,黎簇踉踉跄跄地走出房门,准备迎接新的一天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建议配合BGM《my boy》Billie  Eilish
这两天光生病了(病秧子的悲哀_(:з」∠)_)今天终于好了一点…然而却写了这么一个小故事。
关于这个小故事其实有一个脑洞,大约是万万和黎簇同时喜欢吴邪,三个人心里都明镜儿似的,但是都揣着明白装糊涂…大邪就觉得,不能耽误祖国的花朵们,就设了一个局,先套路了万万,怎么套路的还没细想(实际上那天两个人没有真开车,只是万万知道自己没戏了,就刻意亲出很多痕迹,大概是分手吻痕(?),大邪一心软就纵容了他,同时心想这样一来套路鸭梨也更方便了。)第二天黎簇从苏万那里知道了这件事(苏万存了私心,没说实话),立刻来找吴邪要说法——之后就发生了上述故事。大概是三流电影的情节,所以干脆也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。
感觉很多人会不喜欢…而且cptag很难打_(:з」∠)_
无论如何,感谢您的阅读。

评论(12)

热度(6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