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一个没有感情的不知名写手。
盗笔杂食向,特别喜欢海客大伯。
微博@唯檩熙

《偶像剧私事》

黑邪    接重启.极海听雷第一百八十八章  

      “私事?”胖子笑了:“你能有个屁私事。还能是你齐天大圣看上哪家黄花小狒狒,要赶着去下聘?”黑瞎子闻言高深莫测地看着我,笑了笑,没接胖子的茬。
          被他这么一盯,我立刻感觉心里咯噔一下,心想他不会要挑这个节骨眼公开吧?幸好,他没这么疯,而胖子本身也是一个对于打探别人的隐私不感兴趣的人,更何况他眼下没有这些精力追问这些,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,坐到一旁去思考整合之前的各种信息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,黑瞎子才靠过来,搂着我的肩膀,摆出一副哥俩好的样子,隔着墨镜冲我挤眉弄眼:“吴狒狒同志,师傅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好好练功?”我冷笑一声:“托您和小哥的福,我最近一刻也不停息地复习。”说完我就有些后悔,觉得自己刚刚特别幼稚,但还是像初中班主任一滔滔不绝:“你说你们两个,一大把年纪了还让人这么不省心,怎么,非要肩并肩手牵手,活到老作到老不可?”黑瞎子听了也不恼火,笑道:“是是是,我接受组织的批评教育。”我闻言叹气,拍拍他肩膀示意没事。
         我其实也没有真生气。黑瞎子和闷油瓶都有自己必须要完成的事,那些事情只有他们自己能做,我是没办法插手的。
       十年前我阻止不了小哥,十年以后,我一样也拦不住黑瞎子。这几年他的眼睛情况也越来越糟糕了,黑瞎子嘴上不说,但是,我觉得他已经等不了了。
       不管是他的眼睛还是别的什么,很多东西都还等着他完成,而我唯一能做的只有保持理智,尽可能使他有更多回转的余地,然后去相信他,耐心等待。
        长到我这个年纪,特别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,才越发明白生命的可贵。很多时候,哪怕你孤注一掷,一无所有,活着也能成为你的一种资本。
      我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黑瞎子,越发觉得珍惜眼前这四个字,实在是金玉良言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大约是我思考人生时脸色不好看,黑瞎子啧啧两声,笑道:“大徒弟心思越来越重了。”他正过身来,用手悄悄在我腰上摸了一把,笑道:“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还是在疗养院,一片黑灯瞎火。”他一副很怀念的样子,摸了摸下巴说:“那时候你清纯的了不得,啧啧,就差把‘我是个傻子,来坑我啊’写在脸上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当时就觉得好玩,堂堂老九门吴家长孙,怎么这么草包?后来又转念一想,你要是能力够强,吴三省也不会让我盯着你点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一听就笑了,也不管他前面的话,问道:“我三叔找你帮忙的时候是怎么说的?”黑瞎子失笑:“嗨,还能怎么说?我毕竟是明码标价的伙计。”说完又顿了顿,补充到:“你三叔原话是:‘我家这侄子年轻气盛,自以为从凶斗里死里逃生就牛逼的不得了,实际上对这方面没什么经验。不过他脑子挺机灵,读的书也多,凡事能一通百通,让他下去也是可行的,只是我这侄子好奇心太重,而且就凭他那点三脚猫的功夫,我也不放心。到时候你时刻注意点,多照顾照顾他就成。’”
         果然。我三叔(不管是哪一个三叔)这样安排不仅是为了我的人身安全着想,更是为了保证计划能顺利进行。在我真正下去之前,必须有一个人看着我,保证我不会干出格的事情,来打破计划的完整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换个角度想,这样也不错,要不是这么一安排,我也认识不了这么些出生入死的兄弟,永远是那个天真无邪,醉生梦死一辈子。
       想着我叹了一口气,这样说来,我和黑瞎子也算是老天爷注定的孽缘。
      想着我点了一根烟,看了看烟,又想起来自己现在不能抽,只好叹气,那天我叹了还多口气,几乎要把这几年来的气都叹完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我把烟塞到黑瞎子嘴里,然后继续忙里偷闲思考人生。
        说句不靠谱的, 要是把我和他的故事带进什么言情小说,再改动改动、加工加工、润色润色,肯定销量能轻轻松松破十万,成为荼毒万千花季少女的经典文学作品。到时候芒果台买了版权,可以打一个宣传口号,什么“大型师生禁忌 豪门恩怨 都市情感虐恋偶像剧”之类的……不对我他妈在想什么?
          等我回过神来,才听到黑瞎子在叫我,他拿手在我面前晃了晃:“回神了,吴山四美之首。”我立刻拍了他肩膀一下:“谁是吴山四美?还有三个我他娘怎么不知道。”黑瞎子嘿嘿一笑,拉住我的手要往里面更黑的山洞里走,我立马明白他想干什么,忙瞪他,悄声对他说:“干嘛?现在这个时候……不合适。正在党和革命的生死关头,我们还是集思广益,留在这里一起……”黑瞎子打断我:“说得好,那么瞎子师傅教你实践才能出真理,只有理论知识是不够的。”说完他轻轻附上我耳边:“放心,我知道现在情况危机、时间紧迫,我一定尽快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其实这时候我已经非常动心了,忍不住跟着他往里走。
         管他呢,今朝有酒今朝醉,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?我们久别重逢,又在大难不死之后,我现在只想珍惜眼前人。
       胖子大概是察觉到我们的动作,喊到:“干嘛去?咱们不革命了?”黑瞎子脚步没停,左手依然牵着我,头也不回的笑了两声,回道:“没事,很快回来。”他转过头来看了看我,一歪头冲我笑:“——办点私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捂了一下脸,从额头向下狠狠抹了一下,非常想找个地缝钻下去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对不起,我蹭三叔热度蹭的太晚了...
“教你实践出真理”这个梗引用于微博博主齐瞎子曾经回复粉丝的话。

评论(10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