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一个没有感情的不知名写手。
盗笔杂食向,特别喜欢海客大伯。
微博@唯檩熙

《伤》

黑邪/花邪

          解雨臣到的时候,吴邪正叼着烟,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,用左手笨拙地给自己擦药。他的左膝摔破了,鲜血从伤口里溢出来,流成一条红线,一直向下延伸,一路流到脚踝。他的脚踝也受了伤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膝盖上的血滑下来,终于滑到尽头,停留在脚踝受伤处上,血液静止在那片黑紫的皮肤上,慢慢干成褐色。
          脚踝伤处没来的急流出血来,就被吴邪用沾了双氧水的棉签狠狠抵住,连同流下来的那条血线一起擦掉。药品杀死细菌产生的白色泡沫浮现出来,还能看清细小泡沫掺着血水一个个破开的样子。吴邪被双氧水刺激到,疼得皱起眉头,倒吸一口凉气,发出“嘶”的一声,却又拉扯到嘴角的伤口,抽痛得嘴里的烟都险些没咬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解雨臣冲吴邪招招手:“哟,这是又光荣负伤了?”他笑着走过去,俯下身子抽走吴邪嘴里的烟,白皙的手指不小心蹭到吴邪的嘴唇,倒是解雨臣自己心里沉了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都这样了还抽烟?看来还是被打得轻。”解雨臣迅速抽开手,直起身子抖抖烟灰,把烟塞到自己嘴里:“今天感觉怎么样?”吴邪垂下眼睑,一边继续处理伤口,一边回答:“还行吧。”他的眼睫毛在阳光下闪着光:“黑瞎子说我‘终于从弱鸡变成普通鸡了’,我就骂他,我说‘你他妈才是鸡’,然后光顾着和他说话,没来得及反应,被他踹了一脚。我下意识挡了一下,别的还好,就是右手有点脱臼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解雨臣边听边苦笑:“你真是...”然后盯着他的嘴角看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...怎么还能摔到这里?我看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伸出手去碰吴邪的嘴唇,尝试着去抚平那片唇上的裂皮;他的拇指指腹与吴邪唇角上的青紫相接,温度一点点传来,解雨臣愣愣地看着吴邪的伤口,心想,他的伤口有点烫,也许已经发炎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花?”吴邪指指解雨臣嘴里的烟:“烟灰要掉下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解雨臣眨眨眼,把手抽开,转而去拿嘴里的烟,把烟灰抖进石桌上的茶杯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杯茶是黑瞎子刚刚泡上的,说是金骏眉。”吴邪看了看那杯茶,又冲解雨臣咋舌:“你真是万恶的资本主义,太浪费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解雨臣把烟蒂丢进茶里:“那我赔他一壶新的?”他笑嘻嘻的看着吴邪:“好了,不闹了,我就是过来探探班的。晚上秀秀过来看你。”他拍拍吴邪的肩膀:“我先走了,得空再来。”顿了顿,又说:“当心伤口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解雨臣瞟瞟吴邪身后的窗,一挑眉,转身离开。
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黑瞎子拿着碘酒从里屋出来,抿着嘴角看着那杯已经冷掉的茶。他把碘酒放到吴邪跟前:“用这个好一点。”吴邪摇摇头:“没那么娘们唧唧的。而且我也快处理完了,就差嘴上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黑瞎子没接话,把茶倒在地上,问:“刚刚解当家来过了?”“来过了。慰问了两句就回去了,还说晚上秀秀要来。”吴邪拿了新棉签去沾双氧水,被黑瞎子阻止:“能少疼点还不好?”吴邪笑起来:“今天是怎么了?一个两个比我还在意这点伤。”他还是沾了双氧水来清理伤处,痛痒感蔓延在他的半边脸上,疼得他蹙起眉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现在的年轻人真是,”黑瞎子也不再阻止他,只是笑道:“该吃苦的时候偏要躲,能躲的时候硬要自讨苦吃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必须快一点。”吴邪把棉签扔掉:“不然我会来不及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黑瞎子笑笑,拿起一个新茶杯,重新倒了一杯茶,推到吴邪面前,道:“尝尝。”吴邪刚想动作,就听见有人敲门,与此同时,他的手机震了一下,是解雨臣的微信:叫人送了点东西来,只让他敲门,放在门外了,估计能用一阵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嚯,解老板大手笔啊。”黑瞎子把东西拿进来,那都是药品,内服的外敷的中医的西医的,应有尽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黑瞎子看了看压在药品下面的东西,那是三包锦盒装的茶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是金骏眉,都是铁观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黑瞎子笑起来,把茶叶放到一边。背后传来吴邪的声音: “继续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比我想象的有毅力。”黑瞎子一边活动关节一边说:“不过还是等你恢复恢复,欲速则不达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吴邪站起来:“至少练到秀秀来之前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黑瞎子皱眉:“伤口愈合需要时间,明天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随时会有变故发生,我必须尽快学会独当一面。”吴邪摇摇头:“比起你们,我这才哪到哪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黑瞎子叹了一口气:“把茶喝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重新笑起来:“我们开始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篇不是很满意。
时间是在《黑瞎子师傅》之间。
tag真的很难打。你们是觉得同时打单独cp tag和all邪tag好,还是只打all邪tag好?

评论(4)

热度(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