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一个没有感情的不知名写手。
盗笔杂食向,特别喜欢海客大伯。
微博@唯檩熙

《记一次友好的商务会谈》

簇邪

黎簇蹲在台阶上抽烟:“他真是个傻逼。”
刘丧皱眉:“谁?”
黎簇吐出一口烟道:“吴邪咯。”
刘丧皱着眉头,不置一语。
黎簇也不管他有没有反应,自顾自地说:“丫还是个神经病,暴力狂。”
刘丧还是不说话,眼神一如既往的阴郁。
黎簇想了想,咧嘴笑着补充道:“还一言不合就给钱,永远是以十万为单位的,得,现在穷了吧,不行了吧,丫叫你得瑟,秃驴。”
刘丧啧了一声:“我来不是听你发牢骚的,
你叫我来做什么?”
黎簇不理他,抖了抖烟灰:“他真傻逼。”

刘丧烦了,起身要走。
黎簇叼着烟说话,声音含含糊糊的:“别走啊,小兄弟,我还以为我们会有共同语言的。”
刘丧回过头来,看着黎簇的侧脸,日光透过樟树叶子渗进来,绿叶影子和碎光一起打下来,如一层薄纱罩在黎簇身上,阴影和光纠缠在一起,就像花开似锦,开了黎簇一身。
恍惚间,刘丧一下子觉得眼前的人是吴邪。
不对。那明明是黎簇。
刘丧又皱眉。这样也不对。
有点太像了,那副做派。
刘丧问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黎簇不看他:“没什么,就和你聊聊。”
刘丧冷笑一声:“聊个鸡八。”
黎簇漫不经心地站起来,把烟头丢到脚底狠狠碾灭,抬眼看他,眼底里冷得能掉出冰碴子,偏偏嘴上还在微笑,语气平淡:“说话注意点儿。”
刘丧愣了,张了张嘴,居然说不出话来。
这小子那里来的气场?
刘丧叹气。
他是真的像吴邪,但是黎簇更加锋芒毕露,不懂得扮猪吃老虎。
黎簇又咧嘴笑起来,这时候透着点年轻人该有的活力,但是依然漫不经心,就像一只半睡半醒的老虎:“我知道你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我也无意树敌。叫你来真的就是聊个天儿的。”
刘丧收回前言。扮猪吃老虎黎簇可能不大行,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倒十分有功夫。
黎簇又蹲下:“唉,吴邪真是个傻逼。”他垂着眼,刘丧有点看不清他的眼神。
黎簇重新点上一根烟:“但是我希望他能当个开心的傻逼,中年人就应该多喝点芝麻糊少烦心,这样对头发也好,你说是不是?”
刘丧眉头一皱,感觉大事不妙。
黎簇扭头笑嘻嘻的看他:“有的人也觉得他这人有问题,但是只有我能骂他傻逼,懂吗?别人不行,谁也不行。别人也没这个资格。”
刘丧倒吸一口凉气:“你……”
黎簇咯咯笑:“朋友,你紧张什么?我们现在有什么好窝里斗的?其他狗|日的龟儿子们还逍遥法外呢,我们这时候应该一致对外。”
黎簇收了笑:“唇亡齿寒嘛,搞掉他们对你偶像也是好的。我相信这一点我们应该是一致的。”
刘丧抿着嘴角。
黎簇道:“我今天不是来找你算账的,这时候谁也没有那个时间,揪住你揍一顿既不会让他高兴也不会平息我的怒火。我是来合作的,也是希望能让你察觉到一点东西。”
刘丧问:“什么?”说完一顿,这才一下子缓过来劲,鸡皮疙瘩都起了:“你该不会是——”
黎簇又笑,不接话,只淡淡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很像?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,这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。但是我们又有本质的不同。他是个希望所有人都好的人,我不一样,我希望我自己能好好的,他也能好,这就够了。”
黎簇吸了一口烟,火星一亮,烟灰掉在地上:“想要的东西就得自己争取,不然要么一朝为他人做了嫁衣,要么就一朝毁在别人手里。这话是没错儿的。”
他把烟吐出来,眯着眼笑:“都是要到手的鸭子了,可千万不能泡汤了,对吧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是一个偏执的簇簇。
接重启。
第一次尝试这种模式。
有点崩,唉。

评论

热度(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