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不知名写手,盗笔杂食主义者。特别喜欢海客大伯。微博@唯檩熙

七夕活动   黑苏篇
   “冻死了冻死了。”苏万搓搓被风吹得有些发红的手,皱着眉抱怨:“师傅,今天来拜什么庙啊,要么咱们出去玩,要么好好呆在家里玩玩模型不行吗?”“啧,哪儿那么多废话?”黑瞎子轻轻拍了苏万的脑袋一下:“我还能害你不成?”
        苏万只好低着头跟在黑瞎子身后,心里偷偷叹了一口气。今天朋友圈里全是各种出去玩的照片,连张海客都更新了一张迪士尼的动态,只有自己闷在家里没有出去玩。好不容易下午师傅说要出去,开了两个小时的车,还以为要去什么好地方呢,结果谁知道是进山,来庙里烧香拜佛,害他白白兴奋一场。这两天的温度渐渐降了下来,苏万出门只穿了短袖短裤,秋风阵阵下,越加显现出他衣着单薄。他瞅瞅前面的黑瞎子,心想,还是师傅机灵,知道天儿冷,穿了长衣长裤还套了风衣。
         不对。他早就知道要进山,那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?这样就早有准备,会记得多穿点了
     “阿嚏!”苏万终于打了一个喷嚏,也许是打喷嚏的声音太大,黑瞎子终于停住了步伐,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苏万披上。他啧了一声说:“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行,跟我们那个时候没法比,干点儿什么都不稳当。”苏万冲他吐了一下舌头:“师傅你怎么知道我不稳?前有秋名山车神,后有我苏万雾灵山车王,我飙车的车技传出去,谁敢不说好?”黑瞎子听了,乐了出来:“拉倒吧,还车王。你行不行我还不清楚?”
        靠,他是不是被吃豆腐了?苏万揉了揉他有点泛红的脸,紧紧跟上黑瞎子的步调。
        终于进了庙。寺庙的设计十分古香古色,看起来年头久远。苏万这些年也去了不少庙宇,这一座寺庙无论是从保存程度,还是美观程度都可以说是很不错的。他在北京生活了这么多年,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座庙?再说像这样的庙,为什么会这么寂静,而且完全没有游客?苏万看了看周围,除了一个扫地僧以外,就只有他和他师傅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师傅,这座庙叫什么?”苏万小声地发问了。“没有名字。所以你叫它什么都可以。这里不能算是一座正统寺庙,除了我们那一辈的一小部分人,很少有人记得它了。”黑瞎子说完,跟扫地僧点头:“请问住持在吗?”扫地僧冲他们行了礼,说:“住持已经出去了。他临走前嘱咐,如果有人来找他,就把人请到他的大殿里,把莲花台下的锦匣给他。”然后他放下手里的扫帚,作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       黑瞎子慢悠悠地往里走着,苏万看了看黑瞎子的脸,终于还是什么也没问。
       进了正殿,小僧在佛像坐着的莲花案旁拿起一盏佛灯,苏万看见莲花案立马凹陷下去一部分,小僧对着佛像弯腰,双手合十行过礼,才从沉下去的地方拿了一个锦匣出来,递给黑瞎子。
        苏万看见黑瞎子接过锦匣,小僧行了礼转身出了大殿,才压低声音问:“师傅,这里面是什么呀?”
       “送你的礼物。”黑瞎子一边塞给他一边说:“这是我很多年前落在这里的东西。”苏万愣了愣,瞪大眼睛有些错愕地问:“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这是你们家的传家宝,你妈妈让你好好留着的老婆本儿?”
      黑瞎子闻言嘴角抽了抽。他沉默了一会才说:“少看那些古装剧。”他接着说:“这是我很多年前得来的东西,我一个老人家留着也没用,送给你也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苏万打开匣子,里面是一块成色极好的皇家紫紫罗兰玉雕成的酒醉杨妃牡丹玉佩。这东西极其名贵,可以说是价值连城。即使是苏万这种对玉器一知半解的人,也知道这块玉佩的贵重来。
       苏万抬头:“你不是穷到只能开滴滴了吗?有这个怎么不当了挥霍一把?”黑瞎子笑了 :“不是你说的,这是我妈让我留给你的老婆本儿。”他看见小孩儿接着要变脸色,才连连喊不闹了,正色道:“这是很久以前,我从一个欠了我人情的厉害人物那里得来的。他说,玉佩这东西极讲究缘分,那人硬要说我与这玉有缘,非要赠给我抵了人情不可。我自己却不觉得与这东西有什么缘分。但这礼已塞给我,我总不好驳了人家的脸面,还是勉强收下。后来时局动荡,我只好把玉寄存在这里,答应改日来取,我自己也没想到这个改日居然时隔二十年。”
       苏万想了想,觉得那个住持也应当是个奇人,而且他也很好奇那个所谓的“厉害人物”是什么人。他本来想张口问,但还是犹豫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
        苏万盯着这玉佩,过了一会儿,突然想起什么来一样,立马红了耳根,支支吾吾地开口:“那你送我这玉佩是…”黑瞎子摸摸他冻的发红的脸:“就是那个老婆本儿的意思。”然后他转身往旁边的木制箱子里放了二百块钱,又拿起三根香点着,跪下拜了拜。苏万也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,学着黑瞎子的样子跪下拜了一次。
       黑瞎子拜完后起身,把香插好,转身向外走,苏万赶紧拾了东西追上去问:“师傅,你求了什么啊?”“学业和姻缘。”苏万怔了怔,问:“你求这些做什么啊?不应该求财来交房租,或者求佛祖好好庇护一下你的滴滴大业吗?”黑瞎子一边走一边摇头:“臭小子,学业当然是为了你求的。考上了大学就好好读书,毕业了好找工作挣钱孝敬师傅我。”“那姻缘呢?怎么解释?”苏万穷追不舍地问。“姻缘是替我自己求的。”“啊?”苏万眨眨眼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顿在门口,回头冲他咧嘴一笑,秋日里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,苏万看见自己的脸映在他的墨镜里,轰的一下红透了脸,小步赶上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七夕礼物送完了。赶紧回家过七夕节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回家过节?回家干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干正事。”黑瞎子笑笑:“小子,七夕节快乐。”

评论(4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