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一个没有感情的不知名写手。
盗笔杂食向,特别喜欢海客大伯。
微博@唯檩熙

《敷面膜》 小甜饼 味道一般般

花邪

     我听见浴室里的水声停了,立刻从床头的抽屉里掏出几张套子来,然后钻进被窝里,迫不及待地解开浴袍的腰带,摩拳擦掌地等着小花出来。

       但是,我实在是万万没想到——
      小花一边从浴室里往外走,一边从怀里掏出五六种面膜来:“这两天天气有点干燥,你说我是敷补水的好,还是敷…”他突然不说话了,看了看我那一脸“我他妈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”的表情,又扫了一眼桌面上的套子,目光在我和套子之间来回游弋,倒让我有些不好意思。我赶紧一拢桌面,快速打开抽屉,又把套子扔进去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抽屉,然后抬头有些尴尬的冲他笑笑:“敷那个什么保加利亚玫瑰的吧。那个好闻。”
      虽然我的动作很快,但小花明显还是看到抽屉里放着的其他“小玩意儿”了,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。这一笑让我有点发毛,感觉就像是做坏事被发现了一样,只能跟着干笑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的那个用完了。明天我让人买新的。”大花把那一堆放在我旁边的枕头上,又从里边拿起一个什么“至臻面膜”,打开敷在脸上,含糊不清地说:“还“那个好闻。”你敷面膜的标准是好闻不好闻啊?”隔着那层面膜纸我也能感受到来自小花这个堪比面膜专家、化妆品导购的鄙视,我反驳道:“我又不敷面膜,我怎么知道该怎么选。”我想起刚刚想办没办成的事情来,莫名的感到一阵阵的懊恼和心虚。心说你敷这么多面膜又有什么用?就算你是一朵娇花我也不会怜惜你的!
      小花的脸现在藏在面膜后面,只有眼睛隐隐约约能看到一点瞳仁,看着有些滑稽,我没忍住笑了出来。小花抬眼看看我,我立刻感觉大事不妙,果然,他一边把面膜袋子里剩下的精华水搓在脖子和手上,一边看着我,说道:“那行。来,”他扬扬下巴,指指我旁边的那堆面膜,带着笑意含糊道:“自个儿选一个吧。”我立刻倒吸一口凉气。他娘的,让我一个大老爷们敷面膜,还不如直接飙车一夜折腾死我呢。
     我立刻赔笑道:“不敷,行不行啊?”小花立刻在面膜后回我一个爽朗的微笑:“不行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于是我视死如归的闭上眼,胡乱从枕头上拿起一个,是一个Dior的面膜,外表看着和护手霜似的,我不禁抽了抽嘴角,问他:“这个怎么用?不会就和上个月我给秀秀买的那个搓脸油一样用法吧?”小花坐在床边,盘起二郎腿说:“你就当乳液涂就行。”然后又想了想,说:“这话别让秀秀听见。你说的那个搓脸油可是“海蓝之谜”。”“行了行了,要是奢侈品或者是服装品牌我还能插上话,但是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对化妆品一窍不通。”我撇撇嘴,有些嫌弃的把面膜挤出一些来涂在脸上。我一边瞎羁绊抹,一边接着说:“别整得和拍《小时代》似的。乖,简单点,人与人之间的套路简单点。”说着我还学着里面女主角的语气喊了两声“解老板”。大花笑起来,接过我递过来的那一支,连同枕头上的面膜一起扫到一边,然后躺下,想要抓起被子盖。
       这里我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,结果酿成大错——我的浴袍是散的。
      当小花想要把被子拽起来一些时,他往下探的手不小心摸到了我的小兄弟,他一懵,立刻收回手,侧过头看我,语气有点惊讶:“你…没穿内裤?”我只好胡乱点点头,实在不好意思提之前好像“欲求不满”一样的举动,尴尬的笑道:“这不是想体验一把野性与自然的呼唤嘛。”
       小花却像想起什么来一样,作恍然大悟状,揭掉自己脸上的面膜,扔到床附近的垃圾桶里,冲我露出一个纯真的微笑:“好的。等你的面膜也敷完,我也来体验一把野性与自然的呼唤。”语毕,偏头看看床头柜,又转过头来真诚的说:“放心,你准备的那些,我会全用上,包你满意。”




提到的东西在现实当中都是存在的。以及,那个碧欧泉男士温泉至臻面膜我忘记是普通白色的还是其他款式了,所以没有仔细描写。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一下,听说dior那个不同人的使用体感差很多。
以及,我对于男士敷面膜并没有偏见,实际上,我觉得敷面膜这件事不分男女老少,分的是个人情况和个人需要。以防有人误解,特此说明。


评论(11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