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檩熙

一个没有感情的不知名写手。
盗笔杂食向,特别喜欢海客大伯。
微博@唯檩熙

《雪和暖宝宝》非常平淡的小甜饼

邪昊

       我见到那对夫妇,是在一个冬天的雪夜里。
        那一天北京很冷,我还是个打工族,只能缩在店铺的墙角里,一个人搓着冻僵的手,每一天眼睛都死死地盯着墙上的钟表,焦急地等着时针指到八的那一刻。
      那天,我看着时间转到七点五十九,这才来了精神,抄起提包摩拳擦掌地准备冲出店门。然而当我从椅子上跳起来,正要飞奔出去的时候,店门被推开了,是一对男女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当时简直吐血的心都有了,如果不是担心丢工作,我简直就要冲上去骂娘了。 我很郁闷地把包放在桌子上,尽量做出一个标准的职业微笑,笑道:“欢迎光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时候我才得以定睛去看这两个人的长相和打扮,我这才发现推门进来的男人不仅身材修长挺拔,而且长得非常有味道。
男人外表很年轻,但是我又感觉他好像饱经世事。
          这种感觉非常复杂。因为我们说一个人“感觉很年轻”,造成这种感觉的原因,一般有这么三种可能:一个是这个人真的很年轻;要么就是这个人面相很年轻,但是你通常能感觉出他是真的年轻,还是只是单纯地不太显老;最后一个是这个人的心态比较积极向上,生活在比较纯净的环境里,导致他一直以来得以维持一种很年轻的状态,这种状态会在一定程度上反应到脸上,其中大部分原因是因为,这种从内里散发出的青春感,会弥补岁月的流逝。
     更何况单纯的人本来就会少一些烦恼,愁的事情少,自然显得年轻些。
          但是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很奇特,他不仅外表非常年轻,有着一张非常讨巧的脸,而且给人以自然的青春感。这种感觉特别有亲和力,非常容易让人对他产生好感,就比如假如他现在需要你去做一件事情,哪怕你们素昧平生,你也不会轻易拒绝他。但是与此同时,你能明显地察觉出,这个人很有可能有一些特别的经历,导致他隐隐透出些微的沧桑和老成稳重,从而发生模糊,使人很不好判断他的真实年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站在他身边的姑娘穿着一件米白的大衣,站在没有供暖的店铺里哈着气。小姑娘一头短发,很是白净清秀,又稍微带一点恰到好处的“少年感”,很讨人喜欢,姑娘的眼神很清澈,十有八九刚上大学。
       小姑娘只有右手带了手套,另一只手插在男人的羽绒服口袋里,她用手拽了拽男人的衣服,男人配合地稍微低低头,姑娘凑在他耳边问:“小三爷,要不我们回去吧,很快就能到宾馆了,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冷。”
       男人把自己的右手伸进口袋里,去碰姑娘的手,摸到以后他皱眉头道:“手这么冰,还说不冷,让你出门多穿点。 ”说完用食指挂了姑娘鼻梁一下,笑起来:“还有,不是和我说好了要改称呼的?你可不能食言啊。”姑娘原本被冷风吹得发红的脸更红了几分,支支吾吾地说:“我只是还没习惯。”她顿了顿,又揪着自己大衣上的扣子小声补充到:“我既然答应你了,就一定会做到,小——不,是吴……”最后两个字她说得很轻,我并没有听清楚,当然我也并不在乎。
       这样看来,他们估计是刚刚在一起的小情侣,而且还是上下级关系,但是看着这姑娘年纪又不大,我心里又有些好奇——还能是教授和学生的关系?可是刚刚她喊他小什么爷,难道还能是黑社会大佬加青春高中生的设定?
         我赶紧停止脑内大胆的想法,一边暗笑自己满脑子跑火车——言情小说里的剧情怎么可能在现实里发生,一边又觉得自己刚刚不该对别人的事情动太多好奇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实际上,当时我并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,我只想赶紧下班回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两位需要什么?”我冲他们微笑。男人这才把黏在姑娘身上的视线移开,抬头看我,随即笑着回应:“暖宝宝,要整包的,谢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事。二十五块。”我一边说,一边要把整包的暖宝宝装到塑料袋里,男人却制止我的动作,直接打开三贴,两贴帮姑娘放在大衣内侧,一贴放在自己的左手口袋里,示意要小姑娘握着,姑娘羞红了脸,却还是怯生生地重新把手放进口袋里。
       我看见姑娘手上带着一只很精巧的戒指,戴在她手上很合适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男人把一百块放到柜台上:“不用找了,不好意思啊,耽误你下班了。”说完他冲我抱歉地一笑,把手从桌子上收回去。我这才注意到男人手上也有一只钻戒,和女孩手上的是一对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他拉着女孩的手转身离开,两个人依偎在一起,在雪地里行走,恍然间,仿佛他们已走过一生。
        很多年以后,我已经嫁为人妇,有了自己的孩子,还是会回想起这件事情,也许是因为他们太过特别,也许是因为我那时对爱情太过向往,他们在雪里并肩行走的背影,经常会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,因为那个背影告诉我,真正的爱情往往是在柴米之间,我和你站在一起,我看着你,而你挽着我的手,我们就在雪地里并肩行走,直到我们走过每一个冬天,直到我们慢慢走到生命的尽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虽然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——不过有一年冬天,我去杭州旅游,想要看断桥残雪,我的孩子拉着我的手,丈夫搂着我的肩膀,我们一家三口被在西湖游玩的人们挤来挤去,在人头攒动之间,我恍惚又看到了那对男女一闪而过,他们依然是一副恩爱的样子,远远地站在我的对面,说说笑笑,姑娘的手插在男人的口袋里,他们站在雪地上,消失在人群中,背影依然紧紧依偎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瞬间,我仿佛又回到很多年前的那个冬夜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好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次真的是非常普通的小故事。

希望你们不会觉得太无趣。
但是邪昊真的蛮可爱的...

评论(4)

热度(18)